诗歌鉴赏

恶鬼入侵唐果果,小丽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5-20 15:04 来源:本站

我国是一个拥有璀璨文明的历史古国,上下文化传承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有如此广阔的土地那自然也有许多奇迹流传下来。

  ④黄昏的海景。

恶鬼入侵唐果果,小丽

男女主角是唐果果,小丽的小说,《恶鬼入侵》由网络大神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恶鬼入侵讲述了:每个国家都闹鬼,每个教派都能捉,为什么?各教派的法器都能灭鬼诛邪,这又是为什么?老太碰瓷儿逼死我兄弟,却引来恶鬼缠身!他留下了复仇的遗言,而那家人也开始接连惨死!本以为一切只是巧合,可引出来的却是一个看不到底的巨大漩涡!数百年前,地府动乱,无数恶鬼倾巢而出入侵人界。 数百年前,无数人杰、英雄倍出,用无尽热血平定动乱!而数百年后的今天,一切又在蠢蠢欲动……我能做些什么?是安静的生活,还是平凡的工作?是接过大旗扛起责任,还是靠着点小手段只求富贵?精彩章节不大一会,老爸走进了屋里,小丽紧随其后。 老爸和小丽走进屋子后并没有立刻来到我的身边,反而是沉默的对视了一眼。

石头捡起了台阶上的黄纸小人递给了老爸。

我拖着受伤的手臂走到老爸身边,仔细的看了看那个黄纸人。

黄纸小人上面并没有什么印记,看起来也只是被人随手用大块黄纸撕成的人形。

我看不出什么,可很明显老爸和小丽都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

老爸沉默不语,抓起我的胳膊看了看,道:“没什么大事,小丽你带他去处理下伤口,上点药……”老爸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我看得出老爸已经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他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小丽和石头带我离开了这里,来到了几百米之外的另一条巷子,这里是石头的家。

我们三人走进房子,小丽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医药箱,开始给我处理伤口。 我从来没想过小丽可以如此专业:她先给我伤口旁边打了一阵麻药,然后消毒、缝合,又抹上点什么药粉,最后缠上了绷带。 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缠绷带,右手前臂几乎都被裹住了,看起来还真有那么一点小帅气。

不过我还是不大明白,电影里被鬼怪伤到之后处理伤口好像没那么简单,总要弄点什么糯米水啊什么的……我把这个疑惑说出来之后,一旁的石头说话了:“你还真是电影看多了!首先你说的那是僵尸,那是拔湿毒用的方法,而且,你这身板儿也用不着那样……”“哦……说起来,那时候你用什么东西抽了我一下……”我能猜到那东西攻击我肯定是因为我踩到了那个黄纸人,不过相对于此,我更关心石头抽我的东西。 “哦,是我的腰带……”很明显,石头并不想多说什么。 我虽然没看清,但也感觉得出来,那跟抽我的东西根本不是腰带,小时候我又不是没被腰带打过……“好了,今晚你就在我家睡吧,明天再看表叔有什么安排……”石头指了指里屋的木床,说完就走出门了。 小丽拉着我来到窗前,嘱咐我好好休息之后也转身走了出去。 本来看石头走了,屋里只剩下我和小丽,我还有些兴奋,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也不会发生什么。

“小丽啊,你就这么走了啊?”我嘟囔了一句。

可没想到被还没走远的小丽听到了。

外面传来的小丽的声音:“你还想怎么着……纯洁点!”声音远去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倒去,经历了这些事情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我开始梳理这些日子经历的事情。

先是大川自杀,变成厉鬼害人,然后我发现了一个“帮助”大川的男人,从司徒老人的说辞看来,那人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然后我回了老家,莫名其妙的老姑爷去世了,又莫名其妙的踩到了一个黄纸人,然后就受伤了……这是我老家,我家也没得罪过谁,要说我唯一可能得罪到的人,可能就是白天跟在小丽身后的那个家伙了。 我不认识他,但知道他是追求小丽的人,难道因为这个所以他害我?可就算这样,他为什么会用这种办法?他怎么能用出这种办法?这玩鬼的人,平常我只能再电影电视剧里看到,虽然设想过现实中如何如何,可毕竟是想的。 这段时间我一下就遇到了三个……不,四个,石头也应该算是一个,就冲他一下就赶走了那玩意并且救下我这点,就知道石头肯定是个高手。 而且,看起来老爸和小丽也都是此道中人……难道我家也是个什么捉鬼世家吗?思来想去,辗转反侧的我终于还是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很美好,也很惊恐,先是梦到了我被鬼追杀,然后就梦到了小丽那俏丽的身影……在梦里,我还和小丽发生了一些美妙的事情。

醒来之后我还在不断的回味……幸亏睡觉我并没有脱光衣服,否则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跟石头交代被子上肯定会出现的那啥……大约八九点,小丽过来叫我起床吃饭。

我本以为是去老姑爷那边跟大家一起吃,没想到是小丽亲自下厨给我煮了一碗鸡蛋面,吃完之后小丽就把我送回了自己家。 中途我想去帮忙料理丧事,却被小丽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她说“用不到你,你爸让你回去,有别的安排给你。

”我很好奇,不过看小丽严肃的表情我也不好再多问什么。

不过好在有一个美女跟在身边……不管做什么都会觉得神清气爽……可能是因为昨晚的梦,现在我在看小丽的时候,眼睛总是不受控制的跑到她的屁股和胸上……十几分钟之后,我和小丽回到了我家。

老爸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水,老妈在卫生间洗衣服。

看我回来了,老爸招呼我们坐下,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你妈帮你收拾好东西了,车票也帮你买好了,一会你就回学校吧……”老爸很严肃,虽然我习惯老爸的严肃,但这次也太不一般了。

“啊?可是我刚呆了一天啊……怎么了,为啥急着让我回学校?”“可你刚回来一天就被人下咒了……”小丽在一旁说了一句。

“有些事,就算我们不说,你肯定也能猜出点什么。

”老爸抽了口烟,又道:“估计你也听说了,你老姑爷临死前算了一卦,因为算出来的东西太了不得,所以遭了天谴……”“恩,老姑爷算出来的是什么?”我插嘴问。 “他算的是你……”老爸看我还想说话,抬手阻止了我,“他算出来你可能会走阴阳路……”“阴阳路?”我听完想到的是小时候看过的一部恐怖电影,是一个系列,名字就是《阴阳路》。

“阴阳路是卦辞里说的,就是跟鬼打交道……”老爸掐掉了手里的烟,“虽然说行行出状元,可这行一个不小心就会出人命,所以我不希望你走这条路……”“啊?可我没想去干这个啊……”我有点无语。 “恩,这样最好,不过最近家里有些事情,你还是早点回学校的好……”老爸苦笑着。

我转头看了看小丽,看她的表情好像也支持老爸的说法。 这时候,老妈洗完衣服走进客厅,来到我身边,笑呵呵的拍了拍我的背:“回学校吧,反正你想回来就回来了,这次就少待几天……”老妈都这样说了,我也只好点头答应了。 回学校的火车上我一直在想老爸说的话,我发现好像有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

或者说,是我被刻意保护在一个圈子之外。

再想想最近这段时间,我又发现自己的生活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推动着,原本正常的一切突然加快了速度。 好像老天都想让我快速度过平凡的阶段,进入一个我看不清、想不透、猜不出的巨大漩涡。 想着想着,我脑袋开始昏昏沉沉。

没理由的一阵突然的心悸,我一下惊醒了过来。

但我还没有睁开眼睛,因为我感觉到了不对。 现在的我应该是在火车上才对,为什么我感觉不到火车的摇晃?为什么我听不到火车的声音?难道是火车停下来让车了?可就算如此,我也应该能听到周围的其他旅客的声音才对。 我紧皱着眉头,小幅度的活动了下四肢,调整好了我的坐姿,以便在有任何不对的情况之下能够快速做出反应——这是我自幼习武所得的经验。

我睁开了眼睛……我还在火车上,可火车安静的趴在轨道上,我们还没有到站,旁边也没有火车经过。

四周的其他旅客都睡着了,有的趴在桌子上,有的靠在椅背,也有人在座位上。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嘈杂。 这一刻,似乎我的听力消失了。 车厢尽头,一片昏暗,车厢里的灯闪烁着。

可这不对,现在不是晚上,车窗外还是日头高照。 我知道肯定有遇上了什么鬼东西,但对方还没有出现,我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 可坐以待毙不是我的性格,所以,我选择了离开座位,来到车厢的走廊之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