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第九百九十九章 又是一笔感情债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12 12:29 来源:本站

第九百九十九章 又是一笔感情债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刘晓雨显然并不清楚秦阳对这件事情其实一无所知,听到秦阳这般一说,神情顿时有着两分小得意。 “嘿嘿,我知道这些事情,是因为我奶奶当初参与了这个事件,知道其中的大部分……”秦阳一脸好奇的问道:“你的奶奶,现在也在水月宗吗?”刘晓雨笑道:“我奶奶之前离开水月宗嫁人后便很少回水月宗了,但是家人希望我能够成为修行者,可以保护自己,所以让我拜入了水月宗,每年我奶奶都会带着我回水月宗,不过这次我奶奶生病了,所以没来……”“其实水月宗年轻这一代弟子,很多都走出去的水月宗长辈的后人,只不过他们更多都是像我一样的世俗弟子,能够安心住在这里的总归是少数,能够耐得住寂寞的,终归还是少数。

”秦阳理解的点点头:“那你能给我讲讲我师公和吴长老之间的事情吗?”刘晓雨抿着嘴唇,神情略微有些犹豫。

秦阳诚恳的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泄密连累你的。

”刘晓雨看着秦阳一脸期待的表情,咬咬牙道:“我可以给你说,但是你千万别坑我啊,要是被吴长老知道,生气了,那我就死定了。 ”秦阳连忙点头:“绝对不说,如果真追问起来,我就说我师公说了一些,我半猜半蒙的。 ”刘晓雨见秦阳这般说,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么坑你师公,不怕挨打吗?”秦阳嘿嘿一笑:“反正我师公也不在这,他想打也打不到。 ”“你这人挺有趣的。 ”刘晓雨笑着评了一句,这才低声解释道:“我听我奶奶说,吴长老以前和师公好像有一段感情,但是其中还牵涉到另外一个女人,也就是你师公后来的妻子,吴长老和你师公性格都很强势,在这段感情纠葛中闹了很多矛盾,后来两人曾经大打出手,吴长老还被你师公失手打伤,负气离开,估计也就是这个事情,吴长老对你师公因爱生恨……”秦阳愣住,内心苦笑,原来又是一笔算不清楚的感情债啊。 自己师公的性格,秦阳还是知道的,确实很强势。

秦阳记得从鹿山监狱出来后,师公聊起和王动之前的渊源,师公说他和王动之前喜欢一个女人,但是因为他够强势,所以成为胜利者,却没想到在这段感情的背后,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吴长老。 因爱生恨?难怪她怎么都不肯放下这段心思,难怪她一直坚持要师公到水月宗来,或许这在吴长老的心中,便算是师公的一种低头吧,如果她主动到外面和师公碰面,岂不是代表她低头?师公不来水月宗,或许是因为他强势的性格,因为他不愿意低头,又或许是因为愧疚?当初师公打伤了吴长老,又辜负了吴长老的一番感情,所以他觉得对不起吴长老,所以一直躲着吴长老,也不敢来水月宗?事情捋到这一步,师公和吴长老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就捋清楚了,现在自己应该怎么做呢?秦阳想了半晌:“你确认当初他们之间都是有感情,是一对恋人吗?”刘晓雨肯定的点头:“是的,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这种事情只有自己才最清楚。 ”秦阳嗯了一声,笑道:“谢谢你,我现在心里有谱多了。 ”刘晓雨微笑道:“只要你别把我给卖了就好。

”秦阳笑道:“当然不会,对了,你是在哪里读大学啊?”“肆川大学,医学系。 ”秦阳哦了一声笑道:“我在中海读书,中海大学,英语系,有机会来中海玩。

”“好啊。

”两个人加了联系方式,随意的聊了一通,通过刘晓雨的讲述,秦阳对水月宗也多了不少的了解。

“柳师姐来了。

”刘晓雨正聊着,忽然眼光一顿,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迅速的闭上了嘴。

秦阳转头一看,柳赋语正从屋子里走出来,向着这边走过来。

秦阳笑道:“看你的样子,似乎挺怕她?”刘晓雨低声道:“她是宗主弟子,平日性格也比较冷,我是有点怕她。 ”性格冷?秦阳呵呵笑道:“估计你们是接触少了,我觉得她性格挺好的,并不是那么难以接近。 ”刘晓雨看了秦阳一眼,没再接腔,因为柳赋语已经走过来了。

“秦阳,吃饭了。 ”秦阳嗯了一声,笑道:“好。 ”柳赋语眼光扫过旁边的刘晓雨,淡淡的问道:“聊啥呢?”刘晓雨面对柳赋语明显没有了刚才的活跃,规规矩矩的回答道:“柳师姐,我们在聊学校的事情呢。 ”秦阳看着刘晓雨那模样,表情略微有着两分古怪,附和道:“嗯,聊了聊学校的趣事,我还邀请她以后来中海玩呢。

”柳赋语哦了一声:“走吧,大家都到食堂了,就等你们了。 ”“好!”秦阳和刘晓雨跟着柳赋语向着屋子方向走去,秦阳转头看向并肩而行的刘晓雨,刘晓雨轻轻吐了吐舌.头。 秦阳心中暗自失笑,看来柳赋语在宗门里的威信不低呢。 跟着柳赋语走进一家宽敞的屋子,屋子里摆着很多方桌,每张方桌都整整齐齐的坐满了人。

女人!秦阳脚步才刚跨过门槛,几十道目光齐刷刷的全部聚集在了秦阳的身上,眼光中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情绪,这些情绪中又以惊讶和好奇居多。

秦阳脚步微微一顿,表情有着那么一瞬间的尴尬。

毕竟一屋子女人坐的整整齐齐的对你行注目礼,这换做谁,都会略微有着两分尴尬和诡异感……秦阳很快回复了平静,脸上甚至回复了两分笑容,抬起手,冲着大家拱了拱。 “大家好,我是隐门第七十二代弟子秦阳,见过各位水月宗的前辈和师姐妹。 ”郑俪站了起来,微笑着冲着秦阳招招手:“秦阳,过来这里坐。 ”秦阳微笑道:“好!”秦阳走到郑俪那一桌,这一桌有着两个空位,显然是留给秦阳和柳赋语的,至于跟着柳赋语的刘晓雨,早已经悄悄溜到一边了。 秦阳才刚坐了下来,便感觉两道如同利剑一般的目光从旁边刺了过来,让他有种遍体生凉的感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