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第五百一十九章 咱家看,就叫曹变蛟好了司礼监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09 16:08 来源:本站

第五百一十九章 咱家看,就叫曹变蛟好了司礼监最新章节

良臣急着进城是因为李三才的事。 郑铎和陈默是昨天傍晚赶到的南苑,二人将良臣出京前交待的事情做了个汇报。 兵仗局那边购买的武器和火炮钱款都已结清,不过因为左安门那里没地方存放,所以都还放在兵仗局位于外城广宁门的军器局。 郑铎和陈默商量过,倒是想把东西先弄出来在外城租个地方放,可是军器局的陆太监却不答应。 非得等新营成立之后,才肯把东西送去。 陆太监是怕出了事会牵连他。

良臣觉得陆太监这个安排很好,老成持重。

毕竟京师重地,弄那么军械还有火炮在京师藏着,叫御史知道了铁定轩然大波。 这世上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他魏公公想不开,想学天顺年间的曹吉祥来个兵变,那陆太监岂不跟着要族诛。

良臣和王永寿通了气,告知明日将派人将军械运至营地,请王永寿派兵加以看管。

王永寿自不会说有问题,因为这样一来,倒是能给他省下一笔。

要知道,承平日久,哪怕他武骧右卫是禁军中的禁军,军械同样也不多的。 非不得已,上面也不会允许各卫更新武器。 魏良臣自己花钱买,虽说这笔钱同样是记在他御马监账上,可那是刘督公单列开支出来,不影响武骧右卫的款项。

若不然,恐怕他武骧右卫得匀出不少东西来。

身为监军太监,王永寿发财的门道也就是军械和官职晋升这一块,以及南海子的私下买卖。 少了哪个,他都心疼。

南城兵马司孟国忠那里的款项也结清了,并且领回了海事太监办事处给发的六张烫金债券。 每张债券都是千两计算的,单是制作这些债券就投进去三百多两银子。

光每张债券的成本就达到了三钱银子,制作不可谓不精良。 可以说,北京城任何一家达官贵人家的名贴都没这债券好看、大气。 不但如此,债券背面更是刻印了兑付日期及利息。 尤其是还有四个小字——“持券即兑”。

这四个小字是给那些购买债券的达官贵人们省事,很难说这些债券最后来兑付的人就一定是购买的人。

换言之,良臣是想将他的海事债券打造成达官贵人送礼首选。

有时候,硬通货不一定是金银。

良臣给首批海事债券定的兑付日期是三年后,也就是万历四十二年。 按兑付办法,投一千两买一张,三年后就能连本带利得一千六百两之多。 利息是钱铺利庄的数倍。

真正的高利贷。 之所以给出这么高的利息,完全是因为良臣一穷二白,所以必须以高利吸引人,哄来投资,要不然光靠御马监这点钱,摊子铺不开。

良臣问郑铎那孟国忠给钱领债券时有什么牢骚话,或者脸色是不是难看。 郑铎说那倒没有,不过魏公公离京后,南城兵马司倒是有人在办事处外面窥探过,发现东厂没有再过来寻办事处麻烦后,这些探子才消失。 良臣嘿嘿一笑,知道那孟国忠多少是有些不甘心的,可是风平浪静,眼看他魏公公离京都没人再去砸他的场子,这位副指挥多少有点逼数了。 除了孟国忠这里强买强卖了几张债券,刘吉祥那里良臣也要给他送上一批债券。

这批债券对应的就是刘吉祥的五万两投资。

除此之外,每年海事利润也要分四成给对方。

当然,协议上是这样写,最后兑现多少就要看良臣的本事了。

他若能把王永寿塞给自己的那批武骧右卫军兵收服了,并且发展壮大到御马监拿他没办法,自是他说了算。 若不然,就只能老实遵守合同。 有个意外惊喜,让良臣想想都兴奋。

王永寿给他的新营塞了两个坐营官,一个叫曹文耀,一个叫伍福铭。

坐营官,实质上就是一营统帅。

腾骧四卫中的坐营官,都是都指挥使的衔头。

不过,因为良臣这个武骧右卫后营旗军是挂靠,摆不上台面,乃御马监私下操作而来,因此肯定不可能有都指挥使这么大的官来当坐营。 故而,一个百户,一个总旗来当这坐营官,就是顺理成章的事。 曹文耀和伍福铭其实不想来,他们在武骧右卫干的好好的,吃饱了撑的到一新营来。

在这二人看来,魏小太监弄的这营兵就是个杂牌,乌合之众,呆在这营中实在是没前途。

不过军命难违,加上王永寿公公也地道,许他二人干满一届坐营就调回来,各自官升一级,这二人才不情不愿的领了命。 晚上歇营时,王永寿就叫了这两人过来让良臣见见。

这也是应有的道理,以后曹、伍二人都在新营领兵,名义上受他魏公公差遣,这上下级肯定要见一下,熟络才行。 对于曹文耀,良臣不陌生,上次他来南海子时对方有和他赛过马,是个性子爽快的人。 伍福铭没有接触过,其人约摸三十岁,在武骧右卫当百户,性子看着很沉闷,不太爱说话。 在和二人交谈时,多是曹文耀在说,伍福铭在听。

说了一阵,良臣便没了多少兴致,但曹文耀无意中说的一句话却让他精神一振。 曹文耀说他是大同人,家里还有个哥哥在辽东当百户。 这个线索让良臣想起一人来,那人便是明末第一良将曹文诏。 都姓曹,且是文字辈,良臣很难不想曹文耀的哥哥同曹文诏联系。

细一问,还真是,那曹文耀的哥哥真是曹文诏!这可是个巨大的惊喜,要说万历年间两大将门,一为东李,一为西麻。

但万历之后两大将门,却是曹与祖了。 曹,便是大小曹将军——曹文诏和曹变蛟!祖,便是辽东第一军头祖大寿!祖大寿有一外甥,叫吴三桂,算起来也是祖家的延续。 东李西麻都是为大明效忠到底了,除了东李略有瑕疵。

曹与祖却是截然不同,曹家尽皆殉国,祖家却是汉奸辈出。 两个将门的际遇相差,让人不能不感慨。

大哥是曹文诏,良臣不由故作无意的问了曹文耀一句可曾生子。

曹文耀答说去年妻子为他生了一个小子,不过他一直在军中,尚未有假回去看呢。

“小子好,好小子嘛!”良臣笑了起来,看着曹文耀的眼神十分亲切,很是和蔼的问了句:“文耀可曾给小子取名了?”“取名?”曹文耀愣了下,旋即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不瞒公公,我是粗人,这名字一时半会没想呢。

我是打算回乡之后请个先生给看看的。

”良臣摆摆手:“请什么先生嘛,莫不如咱家给你小子取个名好了。 ”“啊?这…”曹文耀又怔了下,不过他也会做人,自是不会扫这小魏公公的兴致,忙说请魏公公赐名。 良臣起身故作沉吟状,踱来踱去,最后一击掌心,欣然说道:“有了,就叫曹变蛟如何?变蛟变蛟,一日而变蛟龙,做个好小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