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fkfate 花都之绝世仙尊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03 14:05 来源:本站

fkfate 花都之绝世仙尊

“而且,诅咒之力,会因为他实力的提升而变得更加猛烈!现在只是提升了十倍左右,若是强行踏入神王,必然千百倍增长!”“那时候,必死无疑!”“嘶!为什么会这样?”白沫一张老脸几乎抽搐起来,无比的痛心。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凌风算他半个亲人。 而且,自己能恢复到如今的实力,完全是因为凌风拼死得到的天珠草。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凌风是他的再生父母!白沫如何能不关心?“为什么?”皇帝也是无比痛苦,连连发问,望着苍天,“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直到这一刻,凌风才知道进化被强行打断原来是一件幸事。

、他的嘴角,多出一抹苦笑。 笑的不是自己悲惨的命运,被人控制着的命途,而是那片禁地,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一方空间吞噬他的记忆,另一方空间,给他下着诅咒。

凌风在想,自己究竟是从何而来?究竟是有多么的逆天?才能让两方天地,都如此忌惮!“什么?哈哈,原来这个家伙真的病入膏肓了!”“而且他还不能踏入神王境界,否则必死无疑,即便是维持现在的修为,也会一点点遭受天地吞噬,早晚必亡!”“名动天下的禁忌之体,不过如此,没什么好羡慕的!”在场的青年俊杰,一个个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谁能想到前几天还震动山河,令天下苍生胆战心惊的一代禁忌,突然之间就变成这般半死不活的模样?什么狗屁的逆天仙王体,现在看来,就是个笑话。

凌风看向化自在,“神医,我还能活多久?如果境界维持现状?”“三年!”化自在伸出三根手指,“但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大规模动用灵力,否则只会加剧诅咒之力!”“大战超过三次,那么,七日之内必死无疑!”“除非……”“除非什么?”凌风开口询问。 “除非自行斩断所有修为,从此安安心心当一个凡人,终老一生!或者毁掉禁忌之体,归于平凡,瞒天过海!”神医化自在言之凿凿,根本不像在说谎。 凌风能看到对方的眼神,充斥着难言的怜悯,就好像路人同情道路两旁的小叫花子一般。 当化自在的声音响彻与这片空间,所有人都沉默下来,感情复杂无比。 白沫和莫有为他们,自然是为之难过,眼神都显得有些空洞。 天机老人没觉得太意外,只是摇头。

普陀峰主之辈再也没有理由继续为难凌风,毕竟这尊魔头转生,并没有完成终极蜕变,而是要提前消亡。 如此一来,他对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威胁,不需要针对。

等待着逐渐的消亡便可。 拜月教圣子以及其他的青年俊杰,则是在听到神医的话语之后,露出了无比欣慰的笑容。 虽然眼前的阴死之子,还是那么的出色,那么的逆天,拥有超越人族的禁忌之体,但却是不被天地所认可,终究化为平凡。 “无论哪一种选择,都注定了他只能当个普通人!”“堂堂一代仙王体,超越古今,万年不见,却落得如此下场,倒是有些可惜了!”不少人发出如此的感叹。 因为仙王体在这个世界上,绝对属于逆天级别的恐怖存在,几万年不曾出现。

人们唯一有印象的,还是最近的一位人族妖孽大帝,太虚。

那是三万年来,唯一出现的仙王体,直接成就了一方大帝。 抬手震魔,力压百族,使得这方天地以人类为首。

穿越轮回,无视岁月,从阎罗手中救回死去的母亲……种种事迹,皆是万古流芳。 可惜的是,那种级别的强者,再也不会出现了。 这方天地,本就缺少一种成神的契机,而且人族也在快速的衰弱,王体难寻。

再也不复当年王体横行的荣光。

连王体都难得一见,别提什么仙王体。 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却是如此下场。

当然,更多的人满脸怨毒,甚至无比开心,“这是好事啊!仙王体死了,我们这些人才有希望!”“不然机缘降临,谁能与之一战?要知道,这家伙可是一夜之间连升两级的怪物,断断不可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子,必须死!”越来越多的人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这就是高等智慧生命的劣根性。 自私而贪婪。 他们眼里面容不得更加优秀的存在,总是以自己为主,觉得自己才应该是天地间最耀眼的妖孽。

而实际上,并非如此。

“呼~”凌风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终究是没有再说一个字,而是背影落寞的走向夜色笼罩下的悬崖。

无数双眼睛看着那道背影,只觉得无比的落寞,好像这片天地只剩下他一个人。 拜月教的圣子,眯了眯眼睛,“我终究会是笑到最后的男人!”言语中充斥着傲然之意。

很快,普陀峰主离去。

天机老人也是把周围看热闹的观众给轰走,尔后,出现在化自在的身边。 “一代仙王体,真的要这样陨落了吗?”“天意如此,为之奈何?”因为凌风没有化魔,所以化自在也无比的惋惜。 他认为前者本性善良,是完全可以稍加引导,步入正途的。 天机老人终究是叹息一声,“我以为只是你故意释放出来的烟雾弹,不料竟是真的!”化自在默默看着夜空,没有说话。

白沫并没有随皇帝离去,而是站在凌风身后不远的位置,心惊胆战。 此刻,那道孤独的身影默默站在悬崖边,看着天际的浮云,看着流光远去。 他神色平静,眸子深处没有半点的波澜。 可越是如此,莫有为二人越是害怕。 “凌兄,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牛乐山也是急忙出声,“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当轰轰烈烈而来,轰轰烈烈而去,跳崖是懦夫的表现!““对,那是懦夫,被人唾弃!”“……”凌风回过头,无语的看着这两个家伙,“谁说要跳崖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