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谢坤山:心有多宽,世界就有多大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19 16:03 来源:本站

谢坤山:心有多宽,世界就有多大

作者:来源:网络文章时间:2010-08-2908:39阅读:  残疾从来没有妨碍我成为一个自在的人。 我的衣袖或许空空如也,但我依然能够掌握的!  如果没有双臂,你会做什么?如果了一条腿,你能走多远?如果只有一只眼睛,你的世界又会怎样……这些不幸的假设,台湾传奇画家谢坤山都遇到了。

16岁那年,他因触高压电而失去了双臂和一条腿,后来又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一只眼睛。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极端不幸的人,却成了全台湾家喻户晓的明星。

他的被拍成了电视剧,美国《读者文摘》杂志也用十几种语言向全世界的人们介绍他的事迹和经历。   生活自理:失去了双手,如何把饭放进嘴里  谢坤山在医院苏醒时,看见强忍。

妈妈明白,儿子受损四肢的感染正在迅速蔓延,性命也可能不保。 周围所有人都好心地劝妈妈:“别救了,让他‘走’算了。

”  “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他的命,”妈妈对医生说。

“只要坤山能再喊我一声妈,也就够了。 ”  医生动了一连串手术,将谢坤山的左臂从肩关节处截去,右臂从肩膀以下二十公分处截去,右腿从膝盖以下截去。

谢坤山终于顽强地活下来了,妈妈给了他第二次。

他答应妈妈:“我无权轻生,也。

”  出院后,谢坤山再次成为妈妈的“新生婴儿”。 很多个夜晚,妈妈为了给他喂饭,自己的饭菜都凉了;无数个清晨,妈妈连早饭也顾不得吃,就忙着帮他洗澡、穿衣。 为了减少妈妈的担忧,谢坤山决心自食其力。 经过苦苦思索,他发明了一套能够自己进食的用具。 在一个螺旋状的中空铁环尾端缠上活动的套子,套在残存的右臂上,再将汤匙柄焊成L型,插进铁环套子里。

谢坤山终于能够自己吃饭了。

在演讲的时候,他经常风趣地将这套自制用品命名为“坤山”牌自助餐具。

  接下来,谢坤山刷牙也渐渐不再需要妈妈或的帮忙了。

他先用嘴巴拧开牙膏盖,用短臂把牙刷紧紧摁在脸盆上固定住,放在嘴里,通过来回摇头的方式完成刷牙。

  谢坤山又自制了用脚控制的水龙头,自己洗澡。 他发明了许多这类用具,解决自己的吃喝拉撒问题。

到最后,几乎所有的日常生活他都能完全自理,还经常用残存的短臂夹住笤帚帮家里打扫卫生。   艺术之路:用嘴巴画出绚美的生命  谢坤山出事后,邻居们劝他妈妈:“坤山只要到夜市一蹲或到庙前一躺,定能挣到不少钱。 ”穷人家的重度残疾人,似乎只有乞讨为生一条路可走。 谢坤山却根本不愿听这些话,他说:“四肢我已经失去其三,不想连的也失去了。 ”  谢坤山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人生之路,他决定继续学习自己与生俱来的——绘画。

然而,对于穷苦人家的子弟来说,绘画实在是一个过于奢侈的爱好。 不识字的自然不能理解,何况家里早已经因为给他治病欠下了一屁股债。 谢坤山只得把在外做工的偶尔给他买汽水的零用钱积攒下来,买来铅笔和白纸,准备认真学画。   没有手,拿笔成为最大的问题。

谢坤山看妹妹做功课,觉得自己应该可以用嘴咬住笔写字绘画。 起初,含在牙齿与舌头之间的笔好像是松了螺丝的老虎钳,嘴怎么也钳不稳笔,弄得口水直流;牙齿后,由于练习过长,嘴里又被铅笔戳出一个个血泡,口腔溃疡不断。 然而,谢坤山从来不言放弃,他只管埋着头,一笔一笔地认真学画。

他把嘴变成了自己最得力的手,而嘴里的笔,成了他最。   铅笔断了怎么办?谢坤山又想到了办法:他找来一把小钢刀,将刀柄含在大臼齿处用力咬住。

为了咬稳,他把刀柄都咬得变形了。

接着,他把铅笔推到桌边,再用残存的一点右臂按住,用嘴里的刀片,一刀一刀地削出了笔尖。 他在心里呐喊:“这一刀一片的笔屑,片片都是信心。

谢坤山,今天你不仅把铅笔削了出来,更是把自己未来的路也削了出来!”  谢坤山听说台湾著名画家吴炫三先生在美术学院开课,就千方百计找到他,要求跟着学画。 吴先生被他的诚心所打动,同意他来听课。

从此,谢坤山每天拖着残缺的身体,转几趟公车,花两个多小时赶往学校,风雨无阻。 最困难的,是难以启齿的小便问题无法解决。

他不好麻烦同学帮忙,便一天从早到晚不喝水,在校8小时内有尿也忍着,直到后来憋得尿血。   24岁那年,谢坤山主动搬离父母贫困的家,尝试着自己出去独立生活。

为了补上文化课,他白天练习用嘴绘画,晚上则去夜校补习阶段的课程。

  正在如饥似渴学习绘画和知识的时候,他的右眼在一次碰撞中失明了。

然而,这没有挡住谢坤山前进的脚步。 他十分能重返课堂学习的机会,砥砺自己终日埋首在书桌、画架前。 他每天最多睡四五个小时,开玩笑说“少睡就是多活”。

  三年一晃而过,谢坤山被台北最好的中学——建中补校录取。

他的绘画也有了长足进步,开始在国际上连连获奖,得到了人们的认可。 1994年,他创作的《金池塘》以八万元新台币卖出;他的作品先后六次入选大型画展,1997年荣获国际特殊才艺协会视觉艺术奖。   快乐助人: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人生如棋,车、马、炮被纷纷拿掉后,又该怎样去做?谢坤山说:“就算战到一兵一卒,我都还要坚持下去。 ”  谢坤山的脸上每天都挂着灿烂的,因为他每天都为自己寻找快乐的理由。

由于没有佩戴义肢,们在路上看到他时,都会对着妈妈惊呼:“妈妈快看,他没有手。

”年轻的妈妈们常会一把搂住孩子说:“不要这样讲,否则人家听到会很。 ”这时,谢坤山都会转身对孩子们:“小,对不起啊,叔叔今天出来的时候,忘记把手带出来了。 ”  谢坤山从不忌讳谈论自己的身体,也决不躲在房间里无所事事。 他怀着一颗的心,尽可能地去帮助别人。

不管多忙,他每月一定至少抽出一天时间去慈济医院作义工,照顾那些最的人。 一位女病人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瓦斯爆炸中失去了,她本人也重度烧伤,原本的面孔变得狰狞恐怖。

更让她的是,以往经常在自己身边撒娇的8岁,现在见了她就惊吓得哇哇大哭,再也不愿靠近。

  听完了她的讲述,谢坤山说:“您没有好好爱自己。 ”看见不解的样子,他接着说:“假如这场意外不是发生在您身上,而是发生在您女儿身上,您愿不愿意代替她承受这个痛苦?”女病人使劲点头:“我愿意!我绝对愿意!”  谢坤山说:“我您愿意!请回头看看,此刻就站在您身后的妈妈。

”女病人的身后,正在给她梳头的老妈妈泪水夺眶而出。 “您的妈妈又何尝不愿意代替您经受这个痛苦呢?可是她能吗?”母女两人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像决堤般喷涌而出,哭成一团。

  谢坤山再见到那位女病人时,她已经像换了一个人,脸上有了笑容和神采,还愿意和他一起,用她依然甜美的歌声去激励其他病友。

谢坤山知道,她已经放下“包袱”,也明白一个道理:不管遭遇到什么,其实我们的永远比失去的多!  谢坤山的坚韧、和热情打动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她叫林也真。 1987年,他们两人步入了殿堂。

如今,他们的两个女儿都已经十几岁了,有人问谢坤山:“假如你有一双健全的手,你最想用它做什么?”他笑着说:“我会左手牵着太太,右手牵着两个女儿,一起走好人生的路。 ”  现在,谢坤山除了作画,还不时应邀到学校、社区甚至监狱义务演讲,激励更多的人扬起生命的风帆。 他说:“残疾从来没有妨碍我成为一个自在的人。

我的衣袖或许空空如也,但我依然能够掌握幸福的生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