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无敌天子 395.吞噬,交锋(44)(周末愉快:))(无弹窗广告)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6-22 08:45 来源:本站

无敌天子 395.吞噬,交锋(44)(周末愉快:))(无弹窗广告)

笔趣阁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红锈的墓碑在颤抖。 数十数百甚至数千的黑色阴影从墓碑里爬出。 彻底充斥着她的瞳孔。 而阴影在迅速扑入那陌生年轻男子的体内。 那露在空气里的冷酷眸子动容了。 她甚至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

远处。 夏极起身,面容半显陶醉,扭了扭脖子,瞳孔里闪烁着黑色光华,黑发如魔,四处张开。

他就如同一个无底深渊,在吸收着疯狂扑至的阴影。

这些人脸利爪的阴影,是生者咒念与死后毒素,经过阴间边缘的特殊环境所孕育出来的。

这是墓地系从第二阶踏入第三阶,甚至巩固第三阶的边缘。

而大墓地中墓碑的高度,就已经将屠灵死死束缚于此。 这被成为“鬼王墓碑”的红锈墓碑,根本没有屠灵敢挑战。 铠甲女子震惊的如同冻僵了。

怎么可能?这么多?他快死了吧?她可是只承受一道碑灵就会很煎熬。

而这个男人...他依然维持着人形,他怎么做到的?“不...”她一动不动,站在大墓地一侧,望着那男人,就好像看着一个她无法理解的奇迹。

目光里,那男子静立在阴影的潮流里,起身,往前又走了几步,甚至有些不满地拍了拍那墓碑,凑到墓碑前低声说了些不知什么话。

简直毛骨悚然。 骤然...墓碑骤然平静下来,所有阴影消失了。

大墓地里,充满了渗人与压抑的感觉。

天空,惨白色乌鸦吓得扑朔羽翼,沸腾而起,在暗红的天空下盘旋,尖鸣,不敢落地。

“这...”女子感知着周围的环境,心里有些不妙的念头浮出,现在这片刻的安静,就如狂风暴雨之前。

女子反应过来,可以预想很快这里会发生些大变故。

“我是偷偷进来的,不可以被发现。 ”女子急忙转身,向乱葬岗方向扑去。 只是到了大墓地出口时,她转头看了眼身后。

暗红的光华,恐怖的墓碑,静立的男子,惨白的乌鸦,不安的长鸣...画面镌刻入她脑海。

下一刻...哗!哗哗!!她的视线被纯黑汹涌的潮流所占据。

那是无数的黑色阴影。

是整个大墓地的阴影。

这些阴影愤怒了。 化作海啸般的浪潮,淹没了墓地,也淹没了墓地中仅剩的男子,空气里传来无数诅咒的声音,这方空间里充斥着各色诡谲的毒素。 “太狂妄了,终究会成为碑灵的食物,被这阴影之潮吞噬。

”她面露恐惧,冷嘲两句,迅速退出了大墓地,进入乱葬岗,远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这女子急忙侧身,钻入乱葬岗的阴影里,装作畸形的还未踏入守夜人的新人,开始适应墓地毒素。

......夏极站在黑潮的中心。 一步一步往前行走着。 他的躯体,在飞快吞噬着每一个从墓碑里爬出、扑至的人脸利爪阴影。 脑海里。 真气增加的速度已经腾飞了。 他对数字已经没有了概念,他甚至都已经不再去看万后的数字了。

嗖嗖嗖!阴影被吸收,其中蕴藏的怨气却如龙气般被他积蓄起来...“哦?才涨了一万么?”“恩...快两万单位了,还行。

”果然,选择此时再吸收是正确的举措。

否则...魔山可是要担心这里的大墓地呢。 夏极神色平静,往墓地深处,那“绝不可前往的深处”而去。

整个大墓地的力量,都在向他聚拢。

他走到了边缘,却忽然觉得自己被拦住了...“也许是缺少了“通行证”?”此时。 乱葬岗,大墓地入口。 一个裹着红色重甲,背着个白色铁锚,足足有四米余高的“怪物”正站着不动。

他瞳孔里全是墨色的阴影。

他站立了片刻,似乎想等到这大墓地的暴动平息,再进入,然而...却始终未能如愿。 ......“佘巴,那就是铁囚冰原的怪物...你,你往后站,如果不妙就离开吧。

”诡异的女人说完就缓缓走上了前。 目光里。 手持重兵器的守夜人,散发毒素的怨憎,以及恐怖的屠灵,向那怪物包裹而去。

佘巴震惊了,久久说不出话来,抿着的撕裂的嘴唇微微张开...他毕竟也曾是人类,虽然是阴间大人物的投影转身,但却以为这些阴间外围不过是些恶鬼什么的。

但眼前这...这是什么?数百颗头颅如葡萄串般叠在一起,又被黑烟包裹,收束在肥大的腐烂躯体里,而那躯体上则是生满了手足,密密麻麻。

那些手足扭曲,被生硬的拉长...佘巴看着老师走到前面。

周围锯齿深渊出征者分开了。

他老师叫麻寂,是大闪灵。

闪灵和命硬的屠灵不同,他们的力量在与诡谲,在与空间,在与诅咒,这也是小艾莉所选择的体系。

麻寂站在对面多头多手,笼在黑烟的怪物前。

交流已经不必了。 大家心知肚明。

原本就不友好。

如今又有了三位巨头的竞争,那更是肆无忌惮。 雪光四射,而麻寂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她的身形藏在雪的光芒表面,在迅速前移着,待到了那怪物一侧,才诡异地发出怨毒的哀嚎。

“啊啊啊!!!”恐怖嚎叫声让那怪物顿时狂怒起来。 麻寂凄厉地叫着。 而远处,闪灵,惊惧同时配合着她,开始诅咒。

诅咒之音笼罩覆盖了那怪物。 终于,它停顿了,僵硬住了...显得有些茫然。 于此同时。

远处,一把狂啸的钉头锤化作撕裂空间的黑影,雷霆般经天而过,瞬间冲向那怪物...这是屠灵魔山所为。

他的手臂甚至在这狂暴的一击里,硬生生被扯断,血淋淋的,可见力量之大。

轰!!钉头锤深扎入了那怪物躯体里。 剧痛,使得那多头多手、笼于黑烟里的怪物猛地颤动躯体,似从诅咒编织的幻境里拉了回来,这怪物转身就跑。 不少闪灵藏匿在雪光里,随着那一波的浮光,尖啸着掠影般闪去。

怨物系第三阶的闪灵,除了大幅度提升前两阶的力量,还可以藏在任何闪光的空间里...诸如镜子,水等等。

诅咒哀嚎远处响起。

嘭嘭嘭!!数位屠灵率先狂奔而去,手掌已经紧握住了手中重兵器。 魔山在人群里走到自己断手处,弯腰从雪地里捡起,然后塞入口中。

再抬头...那些追赶怪物的闪灵居然重伤了一个!魔山紧皱着眉,与铁囚冰原相接壤的奈何桥快到了。 他们只要锁住桥头,说不定就能封住这些怪物的进攻了。

只是会这么简单么?刚刚这怪物看似不堪一击,但却是自己全力一击,加上大闪灵麻寂,还有一干其余闪灵,惊惧的通力配合,才做到的。 这还只是一个怪物。

如果多了呢?这怎么办?这谁顶得住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