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沦落的青春:第十二章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10 11:58 来源:本站

沦落的青春: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临近傍晚,我在吴明家吃完饭后就朝城中心走去。   此时的小城依然延续着白天的热闹场景,我想,假如天上果然有外星人存在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不屑地指着这个小地方讥笑到:你们看,一群神经病。   当我们走到1999上的时候,发现家家户户的门口都被鞭炮爆炸后的碎屑铺满了,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了难得一见的过年的场景。 人们几乎都认为,小城工业化以后人们的生活就幸福了真是愚蠢的想法不过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然怎么认为呢?  其实,贫穷是十分可怕的,只要有人给予那些穷光蛋一个致富的希望,他们就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你干,那怕你是骗他们的。

  不仅家家户户门前堆满了鞭炮屑,就连难得一见的光着屁股的小孩也跑出来了,捡着地上的没有爆炸的鞭炮玩弄。

  其实,那些小孩长久不出门也是有原因的,你应该知道小城抓计划生育就像抓破坏分子一样,见一个逮一个,真是唯恐没有黑户口可逮。   我和吴明径直朝网啊网网吧走去,我们约好了帮会的兄弟在那里见面。   当我们到网吧的时候,他们已经聚集在那里了,傍边还时不时的躲着几个警察,似乎想在我们搞破坏的时候跳出来逮我们个正着。

  我们会师之后就沿着1999走去了,那时1999旁边的这些建筑依然歪歪斜斜的,还用木头支撑着。

  此时的天空就像白天一样,蓝而透明,许多星星点缀在夜空的幕布上,十分好看,我想要是现在丝丝在就好了。   我们就这样在大街小巷乱溜达,人们见了我们都急忙站在路边上去了,还紧紧地拉住自己的孩子他娘的,好像我们是抓计划生育的一样。   不多时,我们就走到停放着几台挖掘机的那个地方了。

此时,那几台挖掘机都已经点了火,似乎想在一夜之间就将那破败的房屋捣毁,以免后患无穷。   果然,那几台挖掘机在一声高音喇叭的命令下朝着我们身后的地方开去。

  我们很少看过挖掘机拆房子,于是好奇地跟着过去。   或许你能够想到,挖掘机的速度是极慢的,我们一直慢悠悠的跟在他的后面。

  方才那个用高音喇叭喊的人发现我们跟在后面就一直提放着我们,仿佛我们是来打劫的。   不过,即使我们说我们不是来打劫的也没人会相信,就像有人从银行里取了钱出来发现身后跟了一个帮会的人,然而他们却声称自己不是来打劫的一样无法让人相信。

况且,我们前面是几个几十吨重的大铁疙瘩听说,最近铁价又上涨了。

  很久以后几乎是八分钟那么久挖掘机终于在那些歪歪斜斜的屋舍面前停下,长长的爪子伸在了屋顶上,仿佛在告诫里面的人们:你们死定了。

  挖掘机停下后,那个人又拿着高音喇叭站在挖掘机上喊道:乡亲们,快出来啊,我们来拆你们的房子咯,政府为你们提供了帐篷,前一百名住进去的还有奖励哦。   这话听起来十分可笑,就像是那些推销农产品的口号一样:土豆一块钱一斤,前一百名来买的买一斤送一斤咯  话还没说完,屋子里的人们就蜂拥而出,瓶瓶罐罐的弄得漫天响。

  不消一分钟的时候,里面的人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在高音喇叭的一声令下,那些房屋瞬间就成为了一片废墟由此可见,老百姓房屋的质量真不怎么样。   好!我大叫了一声,随后其他兄弟也跟着大叫起来。

  顿时,吼叫声和房屋倒塌的声音震撼着方圆五十米的地方,惹得这里的鸡犬不宁。 偶尔还会看见时不时地从那些刚倒塌的房子里飞出一些鸡来,喔喔喔的叫个不停。

不光是鸡,连老鼠也感觉到这样的地方不能再住下去了,于是纷纷跑了出来,不停的从我们的脚下穿过,使得我们一大群人不断地跳着喊着,直骂老鼠他娘。   真他娘的受不了。   原以为小城的老鼠在第一次工业化的时候就已经被污水毒死了,但是没想到这里竟还有那么多的老鼠。

  当房屋倒塌的烟尘还没有将我们笼罩住的时候,我们就离开了,那些挖掘机都被弥漫的烟尘挡住,只看到一只爪子还在那里挖啊挖的挖老百姓的东西果然不心疼。   我们离开了1999后就朝着相会美发所的方向过去。

  相会美发所所在的地方是小城最为繁华的地方,每到夜深时刻,红灯遍地。

不过相会美发所是个小地方,很少有顾客会注意到那里。

  当我们到了相会美发所时,发现门前连一辆领导的车都没有,想必这种惨淡的景象只有在专家到学校开讲座的时候才能见到。   我走了进去,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一鼻子的令人作恶的香水味。

其次便看到了几个女人躺在靠墙的沙发上,她们手里夹着香烟,极短的裤子和衣服松垮垮的披在她们身上。 她们见有了顾客就向我们挤弄眼睛,还故意把身上仅有的一小块布料给抖落到沙发底下去。

  为了让顾客上钩真是不择手段,简直和国企一样真他娘的。   想必,除了老鸨以外的其他女人一定认为她们今晚上得熬夜加班,只有老鸨显得若无其事。   找丝丝?老鸨连头也没抬,在一张柜台上写着东西。

  我没有说话,只是走近一张沙发,当沙发上的女人拉我坐下的时候我便坐下去。   当我坐下后,那个拉我坐下的女人就不断地摸我的胳膊和大腿,还问我:是包夜还是快餐,处的还可以免费。

  说罢,她还往我的脸吐了一口烟,我很无奈地呛了两口。

  吴明他们见状,一大帮人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其实你应该知道,我这是第一次收保护费,我不知道如何开口,就像第一次对女朋友表白一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