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第四百六十六章 摆设(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11 15:44 来源:本站

第四百六十六章 摆设(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就在蔡攸在陈桥驿下令追捕那两个让他心堵的逃兵之时,童贯正在河间府听取高阳关路安抚使兼河间府知府侯益的汇报。

听完侯益的汇报之后,童贯又亲自去查看了一下军粮仓库和军械库。 结果,情况之差令童贯十分震惊!童贯连夜提笔给赵佶写信:臣仰遵睿训,付以北事,寅夕竭虑,深恐不逮,上辜委寄之重。 臣奉诏来北,星夜倍道,於四月二十三日到高阳关,整促行军之备。 即见,河朔将兵骄惰,不练阵敌军,须之用百无一有。 军粮粗不堪食,须旋舂簸,却仅得其半,又多在远处,运来费时费力。

军器甚阙,虽於太原、大名、开德支到,封椿各件不足、或不适用,至於得地版筑之具并城戍守御之物悉皆无备。

盖因河朔二百年未尝讲兵,一旦仓卒,责备颇难……从童贯写给赵佶的信可见,童贯见到的是:由于长期处于和平时期,河北禁军兵将骄惰,不加训练,堪用者,百中无一,军需物资粮食甚么的,更是要甚么没甚么。 总之,童贯认为,依靠河北禁军以及河北的军需物资粮防御工事打仗,恐怕要误事。

这时,童贯的自信心其实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不禁有些后悔主张收复燕京童贯毕竟带了二十多年兵,这点见识还是有的,进而从此变得小心谨慎起来。

但童贯转念一想,这次率军北上,并非是真要与辽国开战,只是显试一下军威,震慑一下耶律淳,期望能不战而收复燕京罢了。

赵佶给童贯的命令其实就是这样的,赵佶御赐的巡边三策就是铁证。

这样一想,童贯感到肩上的压力稍微减轻了一些。 童贯继续北进,也来到了北疆重镇雄州,他打算坐镇此地,动用政治、外交、军事等手段,统筹指挥,希望能一举收复燕京。 一到雄州,童贯就在宣抚司召集各军将领们开会。 雄州知州和诜闻讯匆匆来到宣抚司提醒童贯说:“蔡副宣抚还在路上,咱们是否等一等,等他来了再开会?”童贯一听,火冒三丈,厉声斥责道:“各路兵马都已到齐,岂能坐等?亏你还是武将出身,这点事情尚不明了,如何带兵行军打仗?”其实,早就摸透了蔡攸性格的童贯,先是恐吓,然后又让人给蔡攸找了一大群美女,结果蔡攸就在大名府不再向前一步了。

换而言之,蔡攸“还在路上”,是童贯有意为之的,目的就是不让蔡攸来碍他的事。 被童贯当庭训斥,和诜感觉很丢面子,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他本想借请示之名讨好童贯,谁知一不小心,将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和诜不知道的是,童贯与蔡攸之间存在着极大的矛盾。

童贯很瞧不起蔡攸,在童贯眼里,蔡攸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吃喝嫖玩吹,样样很拿手,可论办事能力,比他爹蔡京就差得远了。 而蔡攸也很反感童贯,觉得童贯倚老卖老,盛气凌人,所以他经常在赵佶面前说童贯的坏话。 和诜常年在地方为官,对童贯与蔡攸他们这些朝廷大员之见的龌龊哪里清楚?和诜觉得很委屈,觉得童贯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他大小也是这雄州的一把手,河北禁军的代表。

其实,童贯这是在拿和诜撒气。 一来,童贯气和诜等人将河北弄成这样,连一战之力都没有。 二来,童贯一听说蔡攸担任副宣抚使就很生气,这不是明摆着是官家安排蔡攸来监视他嘛。 让童贯更闹心的还在后面。

会议一开始,种师道就表明自己对伐辽之战的态度,“今举军巡边,招纳燕京,恐怕不会轻而易得。 现今辽国遭到女真人重创,这就好比邻居家遭到匪劫,咱们大宋不仅不去搭救,反而上前分抢其屋内之物,此非仁义之举。

况且军队师出无名,恐有所失。

”,顿了顿,种师道又道:“朝廷贸然用兵,强畀师道以都统制之职。 师道唯有鞠躬尽瘁,以勤王事。 倘获寸进,此乃社稷之灵,官家之福,师道不敢居以为功。

如若事机不顺,稍有磋砣,责有攸归,师道亦不任其咎。

今日开宗明义,师道当着诸将之面,把这话讲清楚了,免得将来再有后言。

”种师道的意思是:“我不同意打这仗,不愿意当这个都统制,但你们非要让我领兵打,那我就尽力打,赢了,我不要功,输了,我也不担多余的责任,不给你们背黑锅,咱们谁的责任谁负。 ”童贯,包括赵佶,其实早知道种师道不赞成这场战争。

但童贯没想到,种师道丝毫不给他、给朝廷留余地。

童贯看了种师道一眼,冷冷地说:“今日之军事,官家既有成算,让你种师道出任都统,是希望用你的威名震慑辽军,仅此而已!事之成败,自有我与朝廷负责。 ”种师道冲其他将领道:“辽事成败,自有太师和朝廷负责,诸位可都听见了?”,然后看向童贯,又道:“师道正要修本上奏,太师说的这句话,师道要写在奏章里,请太师勿怪。 ”童贯道:“休要恁地麻烦,我来之前,官家让我们务必按照他所授御敌三策行事,你且拿去看罢。 ”说罢,童贯一挥手,自有人将赵佶御书的巡边三策拿给种师道看。 种师道看罢,气势立即一弱,“原来官家根本就没想过打仗,要我当都统制,只是教我当个摆设罢了。

”种师道已七十有二,比童贯还大三岁。 虽然他固执的认为不该打这一战,但他还是准备尽全力打好这一战。 不曾想,原来他想多了,这一战根本就不用打。 种师道沉默了一会,道:“师道微名怎比得了太师,还请太师总领全军,让师道回西北。 ”童贯何尝不想总领全军,可童贯清楚的知道,赵佶是绝不会允许他亲自统兵的。 所以,童贯道:“官家亲令,你种师道也敢推辞?”种师道沉默不语。 童贯的政治手段是极为老辣的,很懂得趁机扩大战果。 趁着对手种师道一蹶不振,童贯当即更改种师道之前的部署,宣布:大军兵分两路,一路是东路军,即雄州驻军,目标是开进白沟河一带,由种师道负责,王禀将前军,杨惟中将左军,种师中将右军,王坪将后军,赵明、杨志将选锋军。 另一路是西路军,即广信军驻军,目标是开进范村一带,由辛兴宗负责,杨可世、王渊将前军,姚平仲、焦安节将左军,刘光国、冀景将右军,曲奇、王育将后军,吴子厚、刘光世、宋江将选锋军,并听刘延庆节制。

从童贯的部署来看,都统制种师道已经降到了跟刘延庆甚至是跟辛兴宗相同的地位,另外童贯将西军完全打乱,让西军不能再成为完整的一块,无法抱成一团。 总之,童贯借着赵佶的巡边三策一下子就拿到了全部的军权。

而明白了自己真正身份的种师道,则完全失去了之前的争劲,进而也就随童贯的便了,“既然不打仗,既然我只是一个摆设,还争个甚么,我还是识趣一点吧。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