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第八十五章 措手不及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11 13:27 来源:本站

第八十五章 措手不及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春节在家,对于林延潮而言,除了必要的应酬外,都是在家读书的。 程家赠了一百两后,众人每日看了都是笑得合不拢嘴。

依林高著的打算,是准备置办上十几亩肥田,或者买个耕牛。

在闽地人多地少,用地方志上的话说是亩直寝贵。 眼下又承平了好几年,一亩上好的水田能抵个七八两银子,山边的半旱田,也能有三四两银子,而一头耕牛差不多是六七两。 置办个十亩水田,再买头耕牛,这一百两也就差不多了。 这意见大家都是比较同意,囤积土地,是很朴素的观念,若是吃喝浪费掉,不说家里,别人也会说一声败家。 敲定主意后,林高著就让大伯,三叔就开始张罗这事了。

林家水田地左近,挨着邻村大娘娘家,还有同村一个出五服的叔伯家,依三叔的意思,将这家里水田连成一片,要赶在春耕前,将地买到。

就是林家打算买地时候,大伯的差事下来,侯官县衙兵房帖书一名,闻此消息,全家都是高兴不已。

虽然还是编制外,非经制之吏,但已是够大伯,大娘的社会地位着实提高一截了。

林延潮原本还以为,身为吏员不能科举的,后来才知道这完全是个误区,不是吏员不能参加科举,而是吏员不用参加科举已具备做官资格。 明朝做官三途,进士一途,科贡一途,吏员一途,明初时以吏员出身而成为高官之人,不可胜数,到了中期后期,国朝重视科贡,才规定于御史,州县正官,不得从吏员中选拔。 更有了后来,举贡,吏员出身,非大卓荦不得出头的章程。

不过同在衙门为官,吏员比衙役完全高了好几个档次,身为衙役可是三代之内不许参加科举考试。

大伯喜极而泣后,在乡里大摆宴席,还招呼以前在衙门里的那些狐朋狗友吃饭。

大娘也是一有空就往娘家那边跑,当着自己兄弟姐妹的面前炫耀,炫耀多了,弄得旁人见了大娘就往别道走。 这高兴了好几天,大伯上衙门当差,住进吏舍后,就淡了下来。 大伯如愿以偿后,林延潮也是放下一桩心事,书院是二月二开课,那时林延潮就要去书院内舍读书了。

上元节过后了几日,这天,林延潮读完书,刚刚上床休息,睡得正熟,突而听闻外头锣鼓声,咚咚的响声。

“倭寇来了!”“倭寇来了!”林延潮睡得迷迷糊糊,心想倭寇?不对。 林延潮从被窝跳了起来,浅浅从一旁小床上起来,迷迷糊糊地道:“潮哥怎么了?”林延潮立即推开窗户,但见村里好几户人家已是亮了灯火。

各村各户家里养得狗,都狂吠不止,很显得有几分惊慌。 村里的土路上的百姓,拿着锣鼓大敲,惊慌地大叫道:“倭寇来了!倭寇来了!”砰!房门打开,但见一个人影跑了进来,不说二话就拉林延潮。

“潮囝,倭寇来了,快往山上跑。 ”虽是一片昏暗,但这声音不是三叔是谁。 三叔用力拽着林延潮,林延潮初时的慌乱已是过去,当下喝道:“三叔,冷静点。

”三叔牙齿都磕磕作响,显然十分害怕。

林高著在洪塘市集的官署,而大伯昨天刚刚去衙门了。

眼下家里就自己,三叔,林延潮三个个男丁。

随即咚咚的下楼声,大娘的惊慌的声音传来道:“倭寇来了吗?”突然哇一声哭响,然后听得林延寿哭道“娘,你在哪?你在哪?好黑,我好怕。 ”说话间,外头脚步匆忙响起,有人大叫道:“快跑,倭寇都是罗圈腿,咱们上了山去,就没事了。

”罗圈腿?没错,倭寇都是水贼,长期生活在狭小船上,罗圈腿是有的,但不等于不能上山啊。 林延潮摇了摇头。 大嫂陡遭大乱,也是手足无措。

“我们快走,迟了就来不及!”三叔催促道林延潮道:“三叔,别慌,我们这里偏僻,倭寇没那么快,杀过来,他们要抢掠,也是先去繁华的集镇,所以你们先收拾细软,我去坝上看一下,马上回来。

”林浅浅急道:“延潮,你小心。

”“知道。 ”说着林延潮奔出门外,三步并着两步跑上堤坝顶部,朝远处望去,沿着闽水江岸一处,两处,三处,五六处烽火燃起,烈火熊熊,在夜空中也是看得清楚。

林延潮心知,这最近一处是下游盐仓方向的烟墩,回头一看上游方向烽火,一座接着一座燃起。

一片熢燧星联的景象,说明真是有倭寇来犯了,而且不是小倭寇,而是大股倭寇。

当初备倭,福建巡抚谭纶闽水江口设小埕水寨,在海坛、浯铜还有两支游兵,更有把几十座截寨、捍寨把守水陆要道,防止倭寇偷袭入境。

待春秋二讯时,宪司巡海道与府海防馆,遣出海军驾乘楼船巡海以备倭寇。 故而一般小股倭寇来犯时,也是平常时,烟墩都不用点的,但这一次烟墩燃起,说明大股倭寇已是攻入了闽水,正沿江而上。

这是战争啊,这一幕令生逢太平盛世的林延潮丝毫准备也没有。

他只是个读书人,只想按部就班,通过科举来改变自己和家族的命运,至于这打战的事,想也没有想过。

四下都是百姓们,上山躲避,这都是老规矩了,可是有用吗?林延潮记得自己五六岁时,父母就是在倭害里,躲避在山上时,被倭寇搜出杀害的。

古语有云小乱避城,大乱避乡。

倭害最严重时的嘉靖年间,宁德、福清、永福,连江等县城都被倭寇攻破过,还曾过攻打省城举动,后来朝廷派谭纶抚闽,又派大将戚继光,俞大猷入闽清剿,倭寇之势已不复嘉靖之时了。 所以倭寇现在是不敢打省城主意的,反而会祸害省城周边乡里,所以躲避在山上,反而更危险。

前面几处烟墩还在熊熊燃烧,越点越明亮,倭寇应该没那么快杀来,既是如此还不如躲进城去。

于是林延潮拿定主意后,跑回家中,但见家里人都已是收拾停当。 当下三叔拿根锄头防身,林延潮和林延寿,也是各拿了镰刀在手。

林延寿却仍是啼哭不止,林延潮喝道:“堂兄,你是家里的男人,别婆婆妈妈的,难道倭寇来了,还要你娘替你挡着吗?”林延寿被林延潮这一喝,这才止住了哭声。 林延潮道:“倭寇没那么快来,我们走官道,直接到洪塘集镇,找爷爷去,他是会安置我们,就算不行,也会安排我们的一条船进城的。 ”三叔连忙道:“为什么我们不去山上?官道万一遇到倭寇怎么办?”林延潮道:“山上没有粮米吃,倭寇若肆掠久了,我们不被搜出,也会饿死的。 进城现在冒一点风险,但以后就不用担心受怕了。

”众人都觉得林延潮说得有道理,当下就同意了。

当下三叔带着一家人出门。 村长这时正在村口组织乡民准备往山上撤,听说林延潮要避入城内道:“你怎么不往山上去啊?以往倭寇来,我都是这么躲着的。 ”林延潮道:“村长山上也不太平啊,西峰,东岐岭,洪水都是小山藏不住人,倭寇若真的进山搜捕,我们躲也是没用。 ”村长听了道:“你说得也对,都藏山上也不好,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筐里,有没有人愿意一起去城内的?”“我们城里有亲戚,一起去!”五六户乡民一起响应。

村长道:“大家一起走,大家路上也有照应。 ”林延潮点点头道:“村长一起去城里吧!”村长摇了摇头道:“这里总要有人看着,说不准倭寇只是一会就走了。 唉,当年若是不是你爹引走倭寇,我早没命了,没想我这把年纪,还要遭这个罪啊。

”林延潮听了眼眶一红道:“村长,我先走了,你保重!”当下林延潮一行四十多人,走出官道,人渐渐多了,都是向东往城里去的,大家携家带口的,孩童的哭啼声一路响个不停。

一家人还未到了洪塘集镇,就听到前面道:“坏了,坏了,官兵们把桥给封了,这如何是好啊?林延潮心道这可糟了,洪山桥是唯一通往省城陆路,若是封了自己怎么过去。 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林延潮赶到河泊所的官署,先找到林高著再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