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流浪的猴 重生之战神吕布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03 14:05 来源:本站

流浪的猴 重生之战神吕布

田丰轻咳一声道:“大军征战,消耗颇多,我军从长安而来,粮草辎重运送多有不便也,再说大军征战,定然会出现死伤,当慎重处置。

”赵云点头道:“军师之言有理,此事需要慎重。

”相大禄见此,心中有些失望,若是方才赵云顺势答应下来的话,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很多,谁知道田丰竟然在一旁提醒了一句,不过这是在晋军之中,而且晋军乃是乌孙的盟友,纵然相大禄杜宇田丰有所不满,也是不能表现出来的。

从田丰的装束上来看,分明是文官,却是能够随军而行,足以看出田丰在晋军之中,肯定是有着一定的地位的,与这般人物应对的时候,要更加的慎重,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落入其算计之中的。

汉人狡猾,其实说的也是汉人在谋略方面有着过人之处,想要在计谋方面超过汉人的官员,还是需要更大的努力的。 “赵将军,晋军能够远道而来,本相感激之至,然而当前乌孙的形势紧张,若是乌孙方面的情况危急的话,将会极大的影响到大宛的战事,对于晋国亦是有着诸多的坏处的,我军为晋军提供粮草辎重,不知将军意下如何?”田丰道:“粮草辎重,本应是乌孙方面提供,我军与乌孙虽说是联盟,但是在这等时候,却是没有支援乌孙的责任,难道我军为乌孙平定战乱的话,还要用自己的粮草辎重不成。

”“军师,这......”赵云面露犹疑之色。 相大禄道:“赵将军,不知还有何等条件?”从两人的言辞上来看,赵云行事的方式与军师田丰是有着很大的不同的,赵云乃是武将,在做事情的时候,不会有这么多的弯弯绕,而田丰作为文官,在考虑一些事情的时候,肯定会更加的详细,如此的话,乌孙方面想要从这次的战争中得到更多的好处,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得到赵云的认同,若是有着赵云从中帮助的话,这件事情将会更加的简单。 见相大禄只是询问赵云而没有顾及他的意思,田丰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军师,你看......”赵云将目光投向了田丰。

田丰沉思片刻道:“若是让晋军出手也可,帮助乌孙平定匈奴和康居的进犯,乌孙肯定是要有所表示的,攻破大宛之后,大宛的属邑多给晋军五个,而且在征战敌军的过程中,乌孙的军队,必须要给予足够的帮助,仅仅是凭借晋军的力量,想要让乌孙稳定下来,岂会有这般简单的事情。

”相大禄眉头微皱,若是仅仅依靠晋军的力量能够让乌孙平定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的,增加五个属邑,也是能够答应下来的,关键是晋军出动的时候,让乌孙大军从中帮助的话,再付出这样的代价的话,就难免有些欺负人了。 乌孙大军纵横疆场多年,什么样强悍的敌人没有遇到过,即便是晋军有着强盛的战斗力,难道还敢在乌孙的军队面前放肆不成。

不过相大禄也明白,当前乌孙方面需要晋军的支援,想要尽可能的不动用城内的军队,唯有依靠晋军的力量去攻打敌军。

“军师之言,本相答应了,而今康居进犯乌孙的军队,已经有大军应对,晋军只需要平定匈奴的大军即可,到时候我军会给予三千精兵帮助晋军。 ”相大禄道。 “若是如此的话,我军也出动三千人。 ”田丰不依不饶。

“你......”相大禄指着田丰,显然是心中极为不满了,要知道晋军与乌孙是联盟,但是晋军到来乌孙之后,竟然想要从乌孙得到更多的好处,甚至不想着在战场上有着更多的付出,哪会有这般简单的事情。

汉人狡诈,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想要让晋军出动,看来还是需要一些手段的。

不过相大禄相信,晋军既然来到了乌孙境内,就没有不发兵帮助的道理,乌孙与晋军当前可是联盟的关系,如果乌孙从大宛撤兵的话,对于晋国来说也是不小的损失。

“若是乌孙的形势危急的话,必然会影响到大宛的战事,还望军师能够考虑的多上一些。

”相大禄道。

赵云点头道:“相大禄之言有理,圣上率领大军与乌孙王攻打大宛,而今已经攻破了大宛重要的城池马合城,很快便能攻破延清城,到时候兵临城下,纵然是大宛有着精兵防守城池,在晋军和乌孙大军的面前,也是难以起到更大的作用的。 “赵将军之言在理也,若是不能让乌孙稳定下来的话,对于接下来的战争,必然会有着莫大的影响,到时候晋国皇帝怪罪下来的话,也非是赵将军等人想要看到的吧。 ”相大禄缓缓道,言毕还看了一眼一旁的田丰。 田丰冷哼道:“区区乌孙大军,难道就这般的重要不成,昔日圣上率领大军平定强悍的诸侯,也不见得乌孙的实力比之诸侯还要可怕。

”“军师,无需多言,本将军决定发兵,不过城内的乌孙大军要出动六千人,而本将军会率领军中将士进攻匈奴大军。 ”赵云道。 田丰面色铁青,不在言语,显然赵云的命令,让他有着诸多的不满。

“赵将军果然是痛快,如此的话,本相若是不答应的话,岂不是显得过于小气了,晋军攻打匈奴大军,我军会派遣六千人跟随将军作战。

”相大禄笑道。

说白了,赵云乃是军中的主帅,一件事情,主帅若是确定了下来,纵然是下面的官员和将领有着一定的意见,也是没有办法的。 正是因为看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相大禄在交谈的时候,更多关注的是赵云。 让晋军的主帅对于这次的行动没有异议的话,剩下的事情必然会简单很多。

“赵将军,圣上临行之际,可是有着嘱托的,本官乃是大军之军师,在一些事情上,有着参与决策的权力。 ”田丰面色不善的说道。

“军师不必说,此事本将军自有分寸。

”赵云的声音略显冷淡,显然是对于田丰的表现有着诸多的不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