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第718章 跪拜和赔罪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09 16:08 来源:本站

第718章 跪拜和赔罪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内院密室中,秦墨看到了冬东咚、熊彪和秦云江,三个少年身上都挂了彩,缠满了绷带。

瞧三个少年伤势,皆是皮外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密室床上,则是躺着凌星海,这位老者胸口的绷带尚在溢血,伤势相当严重。

他陷入沉睡,正痛苦的出呻吟。 “墨哥儿,你可算回来了。

”冬东咚霍然起身,却因缠满绷带,牵动伤势,疼得龇牙咧嘴。

“少爷,你总算回来了,你要为星海爷爷报仇啊!他是为了救咱们三,才受了重伤的。

”秦云江神情愤怒。 秦墨沉默不语,听着三个少年述说此前的冲突,月前,青罗山庄想要掳走他们三人做人质,是凌星海出手,将他们三人救下。 “青罗山庄,就是刚才那帮混蛋吗?”东圣海神情愤怒,“对了,鸣凤楼、太鳄门的护卫呢?都撤走了吗?”冬东咚等人相视苦笑,外界谣言四起的时候,这两大势力就将护卫撤走了。

“此前在皇都逗留时日太短,没有及时布置,这次回来,一定要好好布置一番。 不过在此之前,要和青罗山庄、炼霞门好好算算这笔帐。 ”秦墨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不过在场众人皆和他相熟,知晓这少年心中已是杀意沸腾。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阵阵喝斥,那个杂役飞奔而来:“二老板,大事不好,青罗山庄的那群凶神恶煞找上门来了。 ”众人一听之下,一个个怒极反笑,他们还没去找事,对方反而先找上门来。 和乌狼捏着双拳,噼里啪啦作响,咧嘴笑道:“正好,就让我领教一下,镇天国强者的绝学!”“小子,这群阿猫阿狗太嚣张了!你能忍吗?本狐大人都忍不了了,咱们联手,将他们一锅端了。 ”银澄在灯座空间里暴跳如雷。

蜕变出圣性后,这狐狸的脾气越火爆,极为易怒。 嗡!秦墨手指轻弹,剑吟不断,在密室中回荡,如金戈战鼓,震人心魄。

“既是欺上羽馆,就是我的事情,不需假手他人。 ”身形一闪,犹如神剑出鞘,秦墨已是消失不见,掠出了密室,即便以西一等英灵的眼力,竟也只是捕捉到一些模糊的轮廓。 众人面面相觑,知晓这少年终是震怒了,今夜恐怕要有大风波。 “左师兄,东师兄,墨哥儿一个人,能行吗?青罗山庄虽是新晋的四品势力,但是,也是强者云集,光是逆命境强者就有三十位之多。

”冬东咚很担忧。

东、左两人不答,秦墨跻身地境后,还未见其出手,也不知其战力如何。 不过两人坚信,对上任何同辈敌手,秦墨足以横扫。 ……前院的墙壁上,站着一群青年武者,伫立在那里,居高临下俯视院内。

“你就是羽馆的二老板秦墨?原来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收拾一番,梳洗干净,滚去我们山庄,跪拜我们青罗庄主。 ”为的青衣人冷冷笑着,眯着眼打量秦墨,目光满是轻蔑。 这少年唇红齿白,很稚嫩,比传闻中还要年轻,只是仗着四品家族为后盾,才有了这般的名头。

此前与神都卫营侯天从一战,不过是两个纨绔子弟的菜鸡互啄,亏外界吹嘘得神乎其神。

“你们青罗山庄,打伤我馆内高层,让你们庄主现在过来,负荆请罪,一切还有斡旋的余地。 ”秦墨站在大厅门口,持剑而立,夜风拂动,衣襟猎猎作响,有种莫名的出尘之气。 墙檐上,一群青衣武者讥笑连连,这小屁孩脑袋被驴踢了吗?羽馆现在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这小子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就算在祖地顺利回归又如何,充其量只是地境界修为而已,在场一群青罗山庄的年轻强者至少是宗师境巅峰的修为。

为的青衣人更是地境初期的修为,擒杀这个毛头小子轻而易举。 就算这小子背后,有一个四品家族做后盾,但又能如何?这小子背后的家族,乃是远在西翎战城,想赶来皇都,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况且,皇都现在盯上羽馆的四品势力,何止是青罗山庄一个,任何势力都想染指一番。 就算秦墨背后的家族倾巢出动,赶来皇都,也叫他们有来无回。 这小子认不清形势,还敢在这里大言不惭,青罗山庄的青年强者们真的觉得,秦墨是没睡醒。 “让我们庄主来负荆请罪?”为青衣人冷笑连连,“没有教养的小子,敢出言辱及我们庄主,待我拿下你,让你族中长辈来赔罪!”呼!青衣人衣袖展开,探爪而出,顿时青焰弥漫,犹如一顶青色巨伞覆盖前院,如天罗地网般笼向秦墨。 “银澄确是没有说错。 随便一些阿猫阿狗,都跳出来蹦跶了。

”秦墨伫立不动,甩手一巴掌呼出,五根手指跳动剑芒,“撕拉”一声抓出,将青色巨伞般的青焰撕裂,如同撕开烂布一样轻松。 五道剑指闪动,直射而出,将为青衣人的五指切断,断指从墙壁上落下,鲜血随之飙起。

“什么!?我的被破了!”这青衣人骇然失色。

其余青罗山庄同门皆是色变,他们听闻过秦墨的实力,即便从祖地返回,修为突飞猛进,也仅是初跻地境而已,如何能够举手投足,击伤一位地境强者。

“滚!给你们一个时辰,让青罗山庄的庄主上门谢罪!”秦墨一巴掌一巴掌呼出,指剑横空交错,将这些青衣强者拍飞,一个个鲜血狂喷,并被斩下一条条手臂,整齐的跌落在分馆大门口,一字排开。 “秦墨,你这小畜牲,敢冒犯青罗山庄,一个时辰后,等着羽馆被夷为平地吧!”为青衣人的声音远远出来。

秦墨皱眉,突然张嘴,吐气开声,一道剑芒从口中射出,如疾电惊雷,划破夜空,后先至,追上为青衣人,将之斩。 一颗头颅在半空中飞起,划出一道弧线,落向远处的街区,而后传来一阵狗吠,仿佛是砸中了某条流浪狗。 见此情景,其余青罗山庄强者们皆是惊骇欲绝,一股股寒气从脚心窜至头顶,再不敢言语,投向远处夜色中。 “这……,都打跑了!?”“墨兄弟,你太不厚道,至少给我们留一个。

”和氏兄弟等人赶到前院,只看到一群青衣武者抱头逃窜的背影,他们震惊莫名,这场战斗未免结束的太快了。

瞧那些青罗山庄强者的身法,皆是宗师境顶峰的修为,竟是一个个被斩落一臂,毫无抵抗之力。

“墨哥儿,你的修为,不会已经到达逆命境了吧,短短半年,横跨地境,直入逆命,这也太快了点!”冬东咚惊诧莫名。

“没有。

刚晋入地境不久而已。

”秦墨摇头道。 冬东咚三个少年张大嘴巴,以地境初期的修为,横扫一群宗师巅峰强者,秒杀一名地境敌手,这样的战力未免太恐怖了点。 岂非对上地境巅峰的大高手,也有一战之力?东圣海、和氏兄弟三人则是一阵磨牙,秦墨跻身地境后,三人没有与之切磋。

因为此前秦墨在宗师境,就能占尽优势,步入传说境后,战力必然飙升,三人不愿自找没趣。 可想不到的是,秦墨的战力竟是飙升至此,实是骇人听闻,就算是兽王血脉的苏醒,也无法得到这样恐怖的提升。

西一等八位英灵以心念交谈,秦墨展现的实力,让八位英灵也震撼。

“我大概明白,为何那位存在,要我们跟随在此子左右。 ”“是因为此子有步入那个层次的机会,不想让他不要尽早夭折吗?”“那个层次存在的想法,不是我们能揣测的,跟随此子左右就没错。 ”砰!秦墨手指连弹,一道道剑芒射出,投向羽馆各个方位。 一个时辰后,必有一场恶战,他要布置好一切,确保分馆的安全。 顷刻间,分馆周围,千丈区域之内,一座剑阵布成,一道道剑气颤动,而后逐渐朦胧,隐于虚空中。 “仅是一座剑阵,并不足以防御,要有完全的保障!”秦墨喃喃自语,打开百宝囊,取出一件件宝物,这是他在漩涡之城中购买的宝物,还有血炼邪相赠的地级阵旗。 一时间,大厅中宝光弥漫,阵阵奇宝波动流转,光芒璀璨,刺得众人眼睛都睁不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