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沦落的青春:第十七章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10 11:58 来源:本站

沦落的青春: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二天,小城被昨夜的惊魂一战弄得沸沸扬扬,《城关镇日报》头条便登出:黑社会斗殴血洒城关大道。 正文如下:  据张三报道,昨晚八点十五分在城关大道上发生了城关镇有史以来的最大斗殴事件。 据目击者称,当时斗殴人数大约有两百人,创城关镇群殴人数新高。 其中有一条狗在斗殴中无辜受害,派出所正在寻找狗主人,以确定是否状告斗殴者故意伤害;其间还有伤者无数,幸好无人死亡。

  在此次事件中警察作战英勇,在事件发生后积极出动阻止了事件的扩大化,为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  当我还在床上的时候,外面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了,而其中参与讨论的人大抵都是些外地人,他们简直大惊小怪,这样的事对于小城来说简直就像家常便饭一样。   然而小城已经今非昔比,自从一批批的工厂在这落户后县领导就对小城的治安十分重视。

自然,这件事便成为他们惩恶扬善,打击犯罪的标志性事件。

不到一个早上,已经把学校里的一百多人抓到派出所去了。 当那些警察到我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在放学的时候。

那时候老爸已经到煤矿场去了,对我的离去毫不知情。

  当我被抓进派出所后,就像以前那样被手铐拷在了铁管上,我的旁边也同样挂着几个人,他们都对我怒目而视。 由此可见,他们头上的伤口似乎是拜我所赐。 我没有功夫理会他们,我只关注这次派出所又研发出了什么新武器。 然而我想,他们的脑袋大抵也只能想出皮带和牛皮绳来了,假如他们能够想到钢管的话那么便是黑社会而不是警察。   这个早上,整个派出所都忙极了,我们几乎在这样的忙碌中得以暂时安生,然而不多时也还会挨上几皮鞭的,我想。

  我仔细地观察那些警察,发现他们简直十分滑稽而可笑,常常对前来报案的人给予自高自大的目光然而,的确也如此,老百姓可没有什么值得自高自大的。   一次,一个老太婆前来报案,她说她的母鸡被一只山羊给咬死了,说时还把死了的母鸡从篮子里提出来做证据。

然而无论她如何解释警察就是不相信,山羊把鸡给咬死了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后来老太婆自知无果便愤愤而去了,还顺手把死鸡扔在桌子上,溅了警察一身鲜血。

  我看见了既想哭又想笑。

  其实我相信老太婆说的完全是真的,因为我就看见过山羊吃肉的情况这样的事情在以前是从没有发生过的,自从小城工业化以后一切都显得不那么太平。

  我看见山羊吃肉的那天是丝丝和我去看望黄爷爷的那天。

那天我们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一只山羊正在路边吃一只死了的老鼠,当时我只以为是那只死老鼠把青草压住了而已,但是到了现在我才知道,山羊的确是在吃肉,它旁边可有好多青青的草。   我们一直在派出所待到了晚上。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已经饿得不行了,身子就像一块腊肉一样挂在墙壁上,然而不幸中的万幸,我们从始至终都没有受过皮带的摧残。

  我是被老爸从派出所接出去的,虽然他来的时间晚了一点,但我依然对他感激不尽。   我回到家后就急忙赶赴吴明的家里,当时他正在老爸的吩咐下把那只死了的鹅埋进土里。

吴明还顺手为它立了一块墓碑,写道:无头鹅之墓。   吴明望见我的归来十分高兴,他把我拉近屋子里坐下,对昨晚的事情娓娓相谈,他还说:你能从派出所出来真是万幸。

  我说:是啊。   你怎么没事?我好奇地问。

  后来吴明说警察不知道他家的地址所以找不到。

  于此,我终于知道把地址留在学校或者派出所都是不明智的决定。

  我和吴明谈了许久,忽而又谈到了他媳妇。   我问他:你见到你媳妇了吗?  吴明低着头,难过地说:没有,据说到上海去了。   上海!我十分惊讶。   吴明的媳妇燕子去了上海,老妈也去了上海,小四也是上海的,真不知道上海是个什么样的神地,竟把所以人都吸引过去了,我相信上海的吸引力丝毫不亚于药粉的吸引力。   忽而我便憧憬着,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到上海去。   我和吴明谈了一会儿后就决定去找丝丝,我想她一定为我担心死了,而且我也难以抑制心里的相思之苦。

所谓一日三秋,我想我对丝丝的想念只怕是一日十年也不止的。   我向吴明道别后就离开了,当我从草丛里经过时一群叽叽喳喳乱叫的老鼠忽地从我脚边穿过,我吓了一跳,忽而发现其中一只老鼠是多出一个脑袋的,跟黄小能提着进屋的那只一模一样,我冒了一阵冷汗。

  在随后穿越草丛的时候我总是小心翼翼的,忽然有一只两个脑袋的孩子从你脚背上爬过可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我安全抵达楼下。   我骑上威龙就朝相会美发所去了一个初中生常常往妓院跑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但是爱情就是如此,为了爱情你可以牺牲能够牺牲的一切,其中就包括:面子。   我到相会美发所后,发现丝丝并没有在里面,我问里面的女人,她们不耐烦地说:大概是到城关大道上去了,听说你被打死了。

  我微微一笑,便又骑着威龙朝1999上奔驰而去。   现在的1999热闹非凡,连狗也出来凑热闹。   因为人特别多,所以我骑得很慢,我使劲的按喇叭,前面的人也装作没听见,只是在车轮碰到他屁股的时候才嗖地一下跳开了。

  1999的两旁新建了许多房子,它们耸入云霄,似乎是工程师专门为意欲跳楼自杀的人准备的。 新房的墙壁上被贴上了一张一张类似真心求孕的广告,我骑近一望,上面写着的是:打击犯罪,为老百姓谋福利。   我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就骑着车朝前面去了。

因为接二连三的撞到了行人的屁股,所以收到了类似你个王八蛋的警告。 人们也常常怒目而视,以为他家里的老鼠长出了两个脑袋大抵是我的功劳。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