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沦落的青春:第二十二章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10 11:58 来源:本站

沦落的青春: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长胡子乞丐被抓去后就成了被研究的牺牲品,科学家们对他剖膛挖肺,还割开了他的肌肉做仔细研究,然而科学家除了在他的体内发现某些致命的化学物质外一无所获。 不久后,就宣布长胡子乞丐为了人类的科学实验而牺牲了。

然而科学家们一致认为:长胡子乞丐是被那些致命的化学物质夺取了生命。   科学家们大约是正确的,那学化学物质不光夺取了长胡子乞丐的命,也渐渐地夺走了其他人的性命。

  自从工厂的机器再次轰隆隆地响起来后,人们几乎认为生活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除了黑漆漆的絮状物依然不断地往下落,蓝色的烟雾还在空气中残留有香味外,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然而不久后,就有人被从工厂里陆陆续续地抬出来,在医院的路上就死翘翘了。   据悉,他们都是在观看工厂爆炸的时候跑得最快的。   在他们死后,医生便在他们的体内发现了和长胡子体内一模一样的化学物质。   后来经过专家的论证,体内有这种物质的人:必死无疑。

  至此,一种无以名状的恐慌渐渐在人们中间蔓延开来,就连前来旅游的外来人口也都视小城为死亡禁地。   也是从这个时候起,小城就陷入到了一种混乱的状态中。

就连一向遵纪守法的人民也想在混乱中捞一笔,于是工厂里的铁制品一夜之间就消失殆尽。   我常常带在屋子里,然后透过窗户向外面看去,外面的一切都乱得滑稽可笑。 人们不断地到工业区搬运铁制品,然后一摞摞地藏在小巷子里,就像是蚂蚁搬家一样。

实在显得无聊而又不想捞一笔的人便都走到1999上搞游行示威去了,口号是:把工厂撵出城关镇,把县长挂在旗杆上暴晒两天。

  县长闻风丧胆,躲在家里不敢出来了。

  有一天,我正和丝丝趴在窗台上,琢磨着这个滑稽的世界。 随后我们便看到一支偌大的车队从1999上风驰电掣般地驶过,朝着县政府大楼的方向去了。

那支车队足有十几辆车,比县长的车气派多了。

  后来终于得知,是上面的领导下来了。

小城人民如坐井观天,丝毫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早已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   一天,我们一家四口正在客厅里吃饭,忽而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我记得自从老妈离开后就只有常叔一人到过我们家,难道是常叔?我想。   老爸起身去开了门,没想到进来的是县长。

县长头发乱糟糟的,像是很久没有梳理了一样,一见到我们正在吃饭,便毫不犹豫地自己走进厨房拿了一副碗筷,跟我们坐下吃起来了,一边吃还一边淌着眼泪。   我见了县长的狼狈样,无比惊讶,然而见于辈分的问题也不好问他怎么回事。   后来还是老爸开了口,问道:张县长,你……咋成这样了?  县长夹了一块白菜放进嘴里,一听道老爸说话就立刻泣不成声。   我……我他妈不是县长了我。   县长说罢,嗖地一下把白菜吞到了肚子里。   随后我们都没有问县长问题,只见他狼吞虎咽般地把所有菜都一扫而尽。

  县长吃饱后就心满意足地坐在沙发上,然而忧伤的表情还是在脸上表露无遗。   县长坐下后就长舒了一口气,似乎是在等待他的胃将食物消化。

  良久后,县长才缓缓地说道:上面的领导下来后就将我停了职,原本他们还想追查我轿车和存款的来历,幸好我认识其中一人,在我花了所有的存款后终于使得他们不再对我的轿车和存款的来历追查到底,我现在已经变成一个穷光蛋了。

  县长说罢,就又忧伤地哭起来了,拿起沙发上的一块垫子不断地擦着眼泪。   见到县长如此面貌,我也心生怜悯,想以前他拿着高音喇叭大喊的时候可不是这般落魄的。   忽而,我又感慨起人生如潮涌般的大起大落,直是心酸不已。

  到了晚上,县长就说他已经无家可归了,让老爸留给他一席之地,一张沙发就可以了,他可以在沙发上躺一晚上。   其实,想到以前县长将我从派出所拯救出来,我是无比感激的,于是我让他睡到我的屋子里。

可是他不肯,说:沙发就可以躺一晚上。   其实你应该知道,县长的无家可归其实是真的无家可归。

他自从迷恋起穿梭在窑子间后就一直没有讨到老婆,也没有儿子。

只有在人们谈论起薛小虎很有可能是他的儿子的时候他才忽而觉得自己似乎真有孩子。

  到第二天我们起来的时候,县长已经离开了,还在茶几上留了一张纸条,写道:我从你家抽屉里借了五百块钱,我得去找我的孩子,等以后我有钱了再还给你们。   在家里关了几日后,我终于憋不住了,骑着威龙便朝1999驶去。 这次丝丝没有跟着我,所以我把速度开到了最快,以至于撞到人后都还没来得及听他骂一声王八蛋后滚得很远了。   如今的小城乱极了,我忽而意识到黄爷爷说的一句话:这世道要乱了。   我继续往前走,发现无处不在的特巡依然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对我怒目而视。   我毫不理会,继续走自己的路。

  此时的1999已经被游行造反的人挤满了,口号声和口水飞得满天都是。   由于闻声而来的人越来越多,我终于被人们包围在中间,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加入到革命的行列。   我以最低的速度跟人群走,发现除了最前面的人把口号喊得震天响以外,其他人大约都是凑热闹的,他们径自在底下谈论着与造反不相关的事情。

  比如某些人就在谈论前几天的收入,有人说:前晚上,我一个人就搬了五百斤铁,娘的!发达了。

  只听另一个不屑地说:我搬了一千斤!  人群继续朝前面涌去,良久后终于到达县政府门口了。 然而人们到了目的地后才听说县长已经下台了,所以失去了革命的对象,终于都不欢而散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