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第463章 雷翼箭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17 15:07 来源:本站

第463章 雷翼箭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粉色瘴气中,那群巨蜥不断嘶吼,挣扎翻腾,毒发身亡。 噼啪、噼啪……,火焰笼罩这些怪兽尸体,却是无法烧动皮革分毫。 “真是运气!若非这两个倒霉的替死鬼,还无法让这些白煞紫玉蜥上钩呢。 ”有人哂笑,言语很冷漠。 “倒霉?”队伍中为首的那名男子,倨傲道:“这些玄级中阶箭矢,每一根都价值万金,白煞紫玉蜥更是浑身是宝。

有这些宝物陪葬,是多么风光的事情?”人群一愣,纷纷点头赞同。 岩石上,这支队伍又观察片刻,确认这些巨蜥都死绝,纷纷离去。 片刻巨蜥尸体堆中,砰得爆开一股气劲,秦墨、胡三爷冲了出来。 银澄跟着一跃,身躯灵动,落在秦墨肩头。

“那帮家伙跑了?”黑暗中,秦墨目光如电,扫向之前的那块岩石,发觉已是空空如也。

那些巨蜥扑上来的一瞬,秦墨一行都没有动弹,是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这些巨蜥固然可怕,但是,也仅相当于先天强者的实力,秦墨一行并不放在心上。 可是,却是没有想到,这种巨蜥一张口,就将秦墨吞了下去。

随后,又有粉色瘴气剧毒袭来,这一连串的变故,出乎秦墨的预料,让他耗费了一些时间,才从巨蜥尸堆中冲出。

“这帮该死的家伙,别让本狐大人再碰到,否则,哼……”银澄爪子一弹,一缕青焰飘出,想要追踪那队人的下落,却是念及盆地中的人族圣灯,只能骂咧咧的作罢。 “这队人的目的,若也是【大地五蕴灯】,迟早会碰面的。

”胡三爷这般说道。 银澄冷笑连连,这头狐狸心中已经转悠了一百种方法,想着再次遇到,如何折磨死这群偷袭者。

旁边,秦墨则是蹲下身,检查这些巨蜥的尸体,以及那些箭矢的材质。

“这些巨蜥体内蕴含凶煞之气,应该是那处凶地中的怪物。

不过,这群人耗费这么珍贵的箭矢,只为歼灭这群巨蜥,而不取走它们的尸体。

恐怕目的是为了引开这些怪物,取走这些怪物看守的宝物……”秦墨的这番推断,十分合理,让银澄、胡三爷焦急起来,怎能容忍人族圣灯落在他人手中。

“快走,快走!”银澄连催促,这头狐狸平素冷静狡诈,此刻也有些乱了方寸。 两人一狐当即启程,全力施展身法,化为一缕缕轻烟,在山间疾掠,宛如深山中的鬼魅。

良久,在一片密林中穿梭,半空中的白虎光影越来越近。 这时,秦墨一行忽然发现,前方小径上有尸体,还有怪兽的尸骸,显是不久前,爆发过一场战斗。

“前方有声音。

”秦墨的“耳闻如视”,探查到密林深处,有激烈打斗声传出。

“最好是刚才那群混蛋,本狐大人与他们好好清算一下!”银澄龇牙,一跃而出,化为一缕青光窜去。

……密林深处,一处空地上,一支精锐护卫围成一圈,保护着中央的三个身影。 四周的地面,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有人的尸首,也有怪兽的尸骸。 “谁在哪里!?出来!”一名穿着金甲的护卫目光一闪,盯着树林阴影处,冷喝道。 顿时,在场所有护卫全神戒备,手握佩剑,随时准备战斗。

树林中传出一阵声响,秦墨一行走了出来,看清这群人的模样,不由一愣。 这群护卫一个个气息强大,皆是先天中期的高手,而在这些人中央,则是两个少女,一个灰袍老者。

“这个老者的修为,是地境绝武!”秦墨察觉到灰袍老者的气息深浅,不禁有些吃惊。 目光一转,落在平躺在地的少女身上,以秦墨的镇定,也不禁生出惊艳之感。

地上的少女,鼻梁高挺,唇如樱桃,红裳罗裙,黑发如瀑,额头佩戴着金星坠饰,尽显尊贵绝俗之姿。 以容貌风姿而论,与简月玑不相伯仲,春菊秋兰,各擅胜场。 只是,这绝色少女的情况很不妙,唇色苍白,指甲毫无血色,气息若有若无,已是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 “白虎凶煞之气,已经渗入经脉了吗?”秦墨目光微动,他的神魂分身是在白虎凶煞之气中练成,对于这种气息了如指掌。

“不是刚才那帮家伙,走吧,不要耽搁!”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

秦墨点头,转身欲行,准备绕开这群人。 这时,却听灰袍老者喊道:“两位朋友,不知是否精擅医术?若能医治我家小姐,哪怕是能续命七天,东烈主城董家必有重谢。

”东烈董家?!秦墨停驻脚步,转头看向那名少女,在金星坠饰的中央,看到一头金虎图案,那是东烈战城董家的族徽。 “东烈三族之一的董家?怎么会来此?”胡三爷小声嘀咕。

东烈战城的主城,除去五品宗门林立之外,还有五个庞大势力凌驾在这些宗门之上。 这五大势力,分别是东烈三族,东师府,以及东烈军团。 与西翎战城的西翎军团一家独大不同,东烈三族、东师府虽是不如东烈军团,但是,相差绝对不会太远。 见秦墨、胡三止步,灰袍老者不禁一喜,取出一根箭矢,道:“东烈董家,恩怨分明。 若能为我家小姐续命七日,这根【雷翼箭】便是报酬!”火光照耀下,那根箭矢通体乌黑,闪动雷光,箭头如一根獠牙,箭尾呈双翼展开。 之前那根箭矢与这根相比,如同庸脂俗粉和绝色佳人,根本没有可比性。 秦墨心中跳了跳,他当然知晓这根【雷翼箭】的价值,持有这根箭矢,等同于东烈董家的一个承诺,其价值之大,已是难以估算。

同时,秦墨也大致猜测到,受伤的绝色少女的身份。 “一根【雷翼箭】的承诺,世间没多少人能拒绝的了。

”秦墨朝前走去,身形一动,已是穿过精锐护卫的包围圈,来到中央,蹲下身来,探查那少女的伤势。 一群护卫高手只觉眼前一花,便已失去了秦墨的踪迹。 “小兄弟,你……”灰袍老者瞪大眼睛,他倒不是吃惊于秦墨的鬼魅身法,而是意外这少年竟能医治凶煞之气的伤势。

灰袍老者本来以为,能够出手救治的,是胡三爷。 “怎么?老人家觉得我年少,不能救治白虎凶煞之气吗?贵小姐所中的煞气,已经渗入经脉,再有所迟疑,煞气渗入骨髓,就算能医活,也武功尽废了。

”秦墨淡淡说道。 灰袍老者闻言一个激灵,再不迟疑,连忙道歉,恳求秦墨当即出手救治。 “小子,你的眼睛别乱瞅,手脚别碰不该碰的地方!”旁边,另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紧紧护持红裳少女左右,生恐秦墨有逾越之举。

秦墨撇嘴,暗道这丫头也是有趣,若是救治这红裳少女,需要宽衣解带,这丫头该怎么办?双手摊开,食指、中指、无名指皆射出一道劲气,其中蕴含着神魂之力,射入红裳少女手腕的经脉,而后循行全身。

略一探查,秦墨已经明白伤势深浅,此女所中的白虎凶煞之气,比他在【青焰拟神塔】中所经受的,实在浅上太多了。 片刻,蕴含神魂之力的劲气,在红裳少女体内循行三遍,已是将凶煞之气驱散殆尽。

“这么简单的救治,就换取一根【雷翼箭】,自己似乎占了太大便宜。 算了,再以【天干十二针】的刺法,梳理一遍她的经脉吧。 ”秦墨这般思忖,又给这少女调理了一遍经脉。 大约一刻钟,在一双双眼睛的紧盯下,秦墨站了起来:“好了,没事了。 ”什么?这就好了?灰袍老者瞪着眼睛,看了看依旧昏迷的红裳少女,连忙上前,握着少女的脉门,探查她的伤势。

“真的好了!凶煞之力尽去!?”灰袍老者难以置信,呆呆看着秦墨。

“老人家,拿来吧。 ”秦墨伸出手。 “什么!?”灰袍老者尚处于震惊之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待看到秦墨的神情有些不愉,灰袍老者这才清醒,连忙鞠躬弯腰,将【雷翼箭】双手奉上,态度极是尊敬。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