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梦里为何有六趣,觉后反而无大千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8-11 13:44 来源:本站

梦里为何有六趣,觉后反而无大千

  梦里为何有六趣,觉后反而无大千  梦中明明有六道的种种境界,分别是天,人,阿修罗,畜生,恶鬼,地狱。 这六道的境界在梦中勾画出千姿百态的情景境遇,然而当这丰富多彩的梦幻一旦觉醒过来,我们就只剩下空空的虚无。

对于遇见的抓不住,想忘的忘不掉,也就是人居于梦中与现实中所产生的迷失感,往往是深刻而又浅薄的。

  就好像是要告诉我们说,梦是睡觉的无意识微细妄想而产生的,我们既沉溺于对梦所产生的爱恋与恐怖,又屈于现实世界的钝痛与彻悟。 毕竟梦是虚幻意识的所见变故。

  庄周晓梦迷蝴蝶。

庄子为天下苍生奔走于列国之间,希望自己满腹经纶能替众生求得永世安宁,然而战国的烽火却烧尽了他最后的期盼,民不聊生打碎了他天真的梦幻,于是,他与梦中孤寂泼洒生命的流光,他凝望,凝望战火将这个悲凉的时代灼染成的一片焦黄。

蝴蝶如风飘荡在他的记忆中,翅膀如瓣瓣山花在轻薄的白雾中漫天飘浮。

庄子沉溺在物我两忘的迷失,物与我的分界因为宽广无垠而模糊,只剩下天空苍蓝,在静寂中倒映出博大与深邃。 空谷幽灵,不知是庄子梦见蝴蝶,还是蝴蝶梦见庄子。

蝴蝶渴望庄子的自如与高贵,而庄子又汲汲寐求蝴蝶的逍遥。 他们,谁也悟不出谁的禅意。   鸠摩罗什翻译的《金刚经》中有这样一段话: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的确应作如是观。 可是,如是观又谈何容易,张爱玲对风流浪子胡兰成一见倾心,在胡兰成飘摇风流期间,她独守空房悲悲凄凄切切,还要收拾胡兰成留下的烂摊子。 也只是在最悲的一瞬,她抱着醉生梦死的梦终于惊醒,一纸离书,就决绝地抛开了胡兰成的一切,她于大千中看透薄凉冷暖。 于是,她封闭了自己的心,不见读者,她不想见人,她最怕人!然而,这终究是她的梦还是命运的梦。

她一心清冷孤独但又不能忍受孤独,她享受着梦中孤独的日子,又对现实冷暖的孤独中看破红尘落寞。 究竟是谁的梦笑靥如花,倾尽了风华。   再回到三百年前,我们去捧读仓央嘉措的梦。 他本就是一个梦,梦幻中惊了世,才情美艳了格桑花,在这片既贫瘠又富裕的土地上从此杜鹃只为他一人哼唱。

在他的梦中,太多的雪月风花,大把大把的爱情在尘埃中开出了惊世繁华。 他本无心,奈何身份尊贵,必须抛弃繁华美眷,长歌纵马。 他的情史像梦一样妙趣横生。

他痴迷,他沉醉,他于大千世界中迷失了自我,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使命。 他忧郁,他超然,他在最美德年华中表现出非凡。

然天降使命像冷水一样泼向他,惊醒了梦里韶华。

对于身不由己的高贵他又如此迷茫与空灵。

他的爱情,是流光中滋生的梦幻。 以至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缤纷,视线模糊,让世人沉沦。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