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逐梦里-无法磨灭的痕迹(续2)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6-24 14:49 来源:本站

逐梦里-无法磨灭的痕迹(续2)

今生未变,可你却红妆笑他伴,为何?红尘已尽,与君断无缘无分,来世定与君常伴。 彼岸花间、奈何桥旁、黄泉路上、溺水三千后不知你我,又何说来世,一碗孟婆断魂淘尽多少痴情儿,今生尽洒黄昏天。

他世陌漠未见,有哪晓昔世红颜?心已所属,再不容他人,痴情多载明了知,事已至此,望君豪笑忘却如过眼云烟,愧君期年又转期年之深念。

也许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注定,而此时的我就想坠入深渊的孤魂者,被无尽的黑暗吞噬,似做临死之前最后的无谓的挣扎。 最后的求生的欲望,却被空虚黑暗淹没了,在黑色落幕前化作最后的呐喊。

她青丝乱舞,白雪伴间,神秀内蕴,鼻颈间白,凌波微步间如出水芙蓉,迷人动神。 与她几步之距,短短几步之遥却如一道天埑鸿沟,难以逾越。

轻笑自嘲,已无需他言,轻身离去,身行而步,回头深深视望,他早已不知所踪,竟走得如此潇洒,无半点留意,留下得是漫天白雪飘落,千里雪光,似乎他们见证了刚才的一切。

百味交织,几载寒秋等待,换今日断肠一聚,深藏在深渊里的记忆如潮水般滚滚而来充斥了脑海,灵魂刹那间支离破粹,步伐迈出,如一头发疯的野兽在不断的奔跑。

痴了!疯了!寂寞的身影被浓浓的白雪葬了一层又葬了一层。 大雪纷飞,飓风渐起,雪花顷刻凌飞乱舞,如狂魔群动,迷乱了视线,遮挡了一切。 奔跑的身躯掠过时斜带了身围的舞雪猛得旋转随身,下一刻有恢复了凋落的舞姿,轻荡重落。 天空在这一刻崩溃,肆虐狂暴的气息卷起层层气浪,惊涛骇浪,似要淹没整个天际。

狂风起,白雪乱舞,形成一团团巨大的白雪龙卷风,搅乱了之前的宁静,破败了如诗画的仙境。

狂奔在无尽的雪地中,狂风胡来如一把把利剑剐割身躯,好似那万亘不变,千古长存的万丈冰川之下的冷意,皆席卷身心,一直冷到了心里。

逐梦心系轮动昼夜,却换来半生浮生影廓。 绪年千百回转,为那一抹容颜,为那一笑倾城,二笑倾国,一颦一笑,千姿百媚的妙影。 岁月如梭,荣年尽逝。

孤残碎忆,渐消沧海。 不时,风浪吞噬了身躯,狂风卷起麻木不堪的身躯冲天而起,在白雪卷风中随风逐流,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飓风中颠倒流转,而自身无知无觉,如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空洞地望着凌乱的空间。

所有的都沉浸在昔日的记忆里,似一步黑白影像,慢慢地放映,一句对白、一抹倩影,一阵欢笑,一场相聚……最后白茫落幕,化为虚无,飘散天地间,破粹的灵魂撕裂。 那如一座千丈雄伟的撑爆,耸立苍穹,傲立人世间,仍风吹雨浸,历史侵蚀,却始终屹立不倒,可在一瞬间那做孤城轰然崩碎,千丈雄筑倾然落下,化为一座废墟,杂草丛生,万虫气栖息,破石处青苔蔓延,充满了沧桑的痕迹,诉讲着昨日的辉煌。

双眼望天,是一片苍白,是空间崩溃的风景,轰然见心中难以言语的情绪抵至喉咙,扬天怒吼,惊起了千层雪浪,掠过天际,直冲云霄,没入苍空。

参杂了无尽的恨意与执念,冲散了空间的一切,白雪尽逝,飓风瓦解,这一刻时间停止,平息了全部的洪荒涛浪,瞬间停息,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曾发生过般,身体在空中坠落,耳边传来呼呼风声,发丝凌乱狂舞,浑浊而透出丝丝清澈的双眸凝视长空,柔喃一语断水留肠惜君颜,转眸百笑恨今生(未完,请看下篇《》)Tag:。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