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你的女人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19 09:06 来源:本站

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你的女人

  她和我的朋友有点远亲,按辈分应该叫她姑奶奶。

我只见过病重时的她,那还是我上大学的时候,陪朋友去她住院的医院里。

那次她好像得了肝病,脸色黄黄的,眼睛浮肿。

虽然病得很重,但是从眼角眉梢,还有厚厚的小嘴唇,仍然能看出年轻时的她,一定是个少见的美人。     听朋友说,她年轻的时候,在方圆几十里都是数一数二的。

高挑的身材,白白净净的皮肤,一头乌黑的头发。

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红红的樱桃小口。 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双双去世,她是在舅舅家长大的。

舅舅是给人在红白喜事时做厨师的,因此她十几岁时就帮着舅舅打下手,后来自己也能独立的做活。 辽东管工作就叫做活。

    她在十八岁时嫁给了本村一个教书的先生,那人是家里的独子,念过几天私塾,能写会算,在当地就算个文化人。 郎才女貌,这是个让乡亲们羡慕不已的婚姻。 新婚之夜,新郎刚刚揭开她的红色盖头,就被闯进来的一个人拉到了外面。 原来新郎是地下D,已经暴露了身份,国民D的人正往这赶,要抓走他。

新郎让来人先等一会,他进屋来向新娘子说明了原委。

姑奶奶是个明白人,立即说那你快跑吧,别在这等着挨抓。

她又把自己戴的金银首饰摘下来,塞到他的手里,说是穷家富路,总能派上点用场。

    那个男人用手托起姑奶奶的脸,只见一脸梨花带雨的娇羞,美得令人头昏目眩。 他说了一句“你一定要等我,你是我的女人……”就吻住了她的小嘴,眼泪一颗一颗的落在了她的脸上……他们就这样匆匆分别了,连几句贴心的话都没来得及说。     男人的父母都有病,见儿子摊上这样的事,一股火卧床不起。 姑奶奶在过门的第二天,就穿上了干活的衣服,去给人家当厨师,她要挣点粮食养活两位老人。     她白天在外面干活,晚上回来伺候公公婆婆,日子过得很辛苦。

在外边人家给点好吃的,她从来舍不得吃一口,都拿回来给他们吃。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男人没有一点音讯。

每天晚上,她都把男人的旧衣服包成一个团,搂在被窝里。

因为那衣服上有那个男人的味道,她抱着它,就像和那个男人抱在一起……    第五年时,在一个风雪交加的下午,她从一户人家出来,在半路上被几个胡子绑到绺子里……三天后她回来时,脑门上有一大块伤痕,看样子是撞的。 没人知道这三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见她浑身伤痕累累。 她的公婆也不敢多问,只是暗暗地观察她。

过了一段时间,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zl/转载请保留    自从知道这个消息后,公婆的态度和以前大不一样。 每天尽管吃着她做的饭,喝着她煎的药,但从不用好眼神看她。 他们觉得她太脏了,辱没了自己家的名声,更配不上自己的儿子。

她跪在地上向两位老人哭诉,自己没有办法,最后是用命来相逼,才能回来。 她说本来不想活着,但她不能丢下老人不管,这是自己男人临走时交代的。 还有一个原因让自己现在不能死,那就是她还没有做过他的女人。 为了这两个原因,她当猪当狗地活着都行。 只求老人不要把她怀孕的事告诉别人。

    她每天照样去给人家当厨师,只是要用宽大的白布条把肚子勒得紧紧的,不让人家看出来。

可是纸里终究包不住火,在要临产的前两个月,她还是被人们发现了怀孕之身。

她在人们的眼里由原来的一朵鲜花,瞬间变成了一堆臭不可闻的牛粪……    见了面没人愿意和她打招呼,也没人再去找她做厨师,她就像鲁迅的祝福中的祥林嫂一样,成了大家眼中的不祥之物,一个十恶不赦的坏女人。

    每天晚上她把男人的衣服抱在怀里,流着泪问他“你也会这样看我吗这辈子我只是你的女人……”    在临产的那天晚上,她的公婆实在忍受不了她在房里的大声哭喊,因为她生的不是儿子的骨肉,而是别人的孽种。

老两口用两根绳子在房梁上悬梁自尽……    她在死去活来的痛苦中生下了一个男婴。

她看着孩子那粉白色的小脸,就知道长大后一定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儿子。

她挣扎着从炕上爬起来,用一块红布把孩子包好,孩子不停地啼哭。 她在孩子的小脸上亲了又亲,然后穿上衣服,抱着孩子跌跌撞撞的朝河边走去……    她被人救起时,孩子早已没了踪影。 从此后她在离家不远的另一个村庄住了下来。 她的美色,仍然让许多人动心。 有不少人给她说媒,劝她改嫁,但都被她拒绝了。 她心里说,我这辈子只是他一个人的女人,绝不嫁给别人。

她就靠着给人家当短工勉强度日,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七年……    就在解放的前一年,她从别人嘴里知道了她的男人还活着,并且当上了大guan。 她喜出望外,急忙请人写了一封信捎给他,告诉他自己还活着。 信捎走后,她天天盼着捎信的人快回来……    捎信的人终于出现在她的眼前,但没给她带来她想要的结果。

信上说,他已经知道她的情况,对她为自己父母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

但不能原谅她背着自己生了别人的孩子。 他劝她改嫁了吧,自己已经妻儿成群,是不会再要她的。

    她呆呆的把信捧在手里,泪水一滴一滴的掉在信纸上。 这就是自己二十二年守候的结果,这就是自己用青春和生命换来的回报……她想骂他……想恨他……但她忘不了当年那块喜庆的红盖头,她忘不了那双曾经抚摸过自己的温暖的手;她忘不了临别时那匆匆一吻,更忘不了他出门时那深情的眼神……一夜之间,她满头的青丝变成了白发……    从此后她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乡下,村里给了她很多帮助。

每当夜色降临时,她还是习惯的和他说说话。 她告诉他自己有多想他,自己有多孤独,自己有多怀念那个新婚之夜……她的眼里已经没有泪水,泪水早已交给了岁月;她的心已经不再难过,痛苦已经让她的心没有了感觉…    听朋友讲,她活到了七十多岁。

临终前,她已经几天水米不进,说不出话来。 但在最后一刻,她用眼睛找着一个人。 大家看了半天,终于明白了。

人们把那个曾经给她捎信的人找来了。 一看见他,她枯干的眼里流出了两滴浑浊的泪水,布满皱纹的嘴唇轻轻的蠕动着。

那个人赶紧把耳朵贴到上面,只听见她断断续续的说“你一定要告诉他……我这辈子……只是他一个人的女人……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他的女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