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爱情光阴里的惊悚阴谋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10 11:58 来源:本站

爱情光阴里的惊悚阴谋

(一)  面对着那张已经失去了青春光泽的脸,白小川的心里透着一丝凉。

这种凉像秋天里下的一场雨打在身上的感觉。 泛黄的松弛的皮肤,不再细腻的双手以及略微臃肿的身材。

此刻在白小川的眼里隐隐透出的是厌恶。

他的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个年轻貌美,身姿绰约,媚眼如丝的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叫兰小桑。   谢樱平静的看着白小川:这辈子你休想和我离婚,你想和那狐狸精厮守一生,做梦去吧!  家产给你三分之二还不满足,谢樱,你到底想怎样?白小川有点不耐烦的问道。

  除非你净身出户,否则,白小川,你愿意耗,我谢樱愿意奉陪到底!很可惜,谢樱一直不知道那狐狸精到底多狐媚。

让白小川这样甘愿舍弃千万资产。   凭什么我净身出户,谢樱,算你狠!别忘了当初我们的家产是怎么来的,至少有我一半的功劳。 室内的灯光映在白小川诡异的笑脸上。 这样的笑容似乎让谢樱颤抖了下,十五年前记得泽临死的时候也这样笑的。   如果不是我谢樱,就凭你,白小川你早要饭去了。 如今你挥霍着我的金钱,还在外养狐狸精。

这些年我睁只眼闭只眼的,可如今你居然给我玩真的。

白小川,看谁玩死谁!谢樱恨恨的说。   行啊,谢樱,你休想向当初对待泽那样对我。 我可不是吃素的。 白小川轻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曾经也是鲜花一样美丽的女人。

只可惜时光匆匆留不住她的容颜。

  住嘴,白小川,不许你给我提那个名字。

谢樱突然有点害怕。

  哈哈……谢樱,你害怕了吗?你别忘了,当年泽就是死在这栋房子里的。 那是你亲爱的泽啊!  白小川,你这个混蛋。

你给我住嘴!谢樱恶狠狠的扑过来了。   (二)  谢樱回到家的时候,泽正在专心的画着他的画。

亲爱的泽,你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谢樱的笑容在泽的眼中开的是那么的潋滟。

  是什么呢?让我猜猜看。

泽停下画画的手,扔掉手中的画笔,一定是我最爱喝的酒。

  就知道喝酒,泽,你个大酒鬼。 谢樱一脸的不高兴。   宝贝,怎么了,我没惹你不高兴吧。

来,我亲下。 泽说着把嘴凑到谢樱的脸上。

  呵呵,泽,你好坏哦。 你看,这是什么?谢樱说着把一张化验单递给了泽。   什么?谢樱,你,你怎么又有了?医生不是说你不能再怀孕了吗?怎么又有了?  泽,你是不是还不要这个孩子?别忘了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泽,以前我都听你的,这次我一定要这个孩子。   樱,你听我说,这个孩子一定不能要,我不是还没离婚的嘛!  我不管那么多,泽,我就要这个孩子。 你赶快想办法离婚呀!  可是,樱,我女儿都十岁了。 当初是你说过不计较名分的,只要能和我在一起就行的。

可,现在,你不能逼我呀。

  当初是当初,泽,为了你我流产过5次,医生说我如果这次再流产我永远就没有做母亲的权利了。

泽,我爱你,所以我每次都听你的,可这次,我真的不能。

我一定要这个孩子!  樱,你让我再想想。 给我时间好吗?  好吧,我给你七天的时间,如果你不向她提出离婚,别怪我亲自找上门。   (三)  五天后,著名画家泽的妻子死了。 报纸上报道说,因为泽的妻子不小心从楼梯上滑倒,手中拿的一把刀刺中心脏而死。

纯属意外。

至于泽的妻子为什么深夜拿把刀出去,不得而知。

但是她死了,确实死了!这个消息让谢樱欣喜。

甚至喜极而泣,最后因为激动导致流产,且终身不能再怀孕!  泽,她死了,是不是与你有关?谢樱悄声问泽。   你怎么乱说,她的死警察都说是意外,你怎么能怀疑是我做的?樱,我就是再绝情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何况我们还有个女儿。 樱,你是不是不信任我?泽惊愕的看着一脸惊悚的谢樱。   我不是怀疑,泽,你说怎么那么巧。 我说给你七天的时间,她偏偏就在七天中出事了。

世间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泽,我感觉到害怕。

  我说过不是我,不是我!樱,你不能怀疑我的人格。

我是爱你,可我不想伤害她和女儿,这几天我根本就没跟她提过离婚的事情。 樱,你一定要相信我!  泽,我信你,信你!  樱,无论如何,我是爱你的!  那你打算女儿怎么办?我可不想嫁给你就做后娘。

谢樱暗自得意。   我准备把她送到国外她姨妈那里读书。

樱,以后我要和你好好的生活。

当然还要享受她留下的丰厚资产。

  泽,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谢樱急不可耐的问。   先把女儿送走再说,她刚过了一期。 我们再等等,不然别人会乱说的。 樱,我要给你一个完完全全属于你的我!  少甜言蜜语的哄我。

当初我还不是沦陷在你柔情蜜意中吗?  (四)  谢樱从浴室走出来一眼看到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烟的白小川。

哟,不是失踪了么,从哪里又冒出来了?  上次你差点掐死我,我这次回来就是打算死在这里的。

谢樱,我们既然缘分已尽,你就该放手,让我走!我可不想和你成仇人,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的。 你说是吧!  哟,瞧你这话说的。 不是我不放你走,只是你要和我分财产。

白小川,你可知道我费多少心思才弄回来的这些万贯家财,你休想从我这里拿走那么多。 如果我心情好,没准赏给你一些,让你能舒服的过完下半辈子。 如果你养狐狸精,一分没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