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第两百八十二章 家信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09 14:49 来源:本站

第两百八十二章 家信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见林延潮听闻家信如此高兴,众好友们都是一笑。 “来京师不到一年,想念家里的娇妻美妾了吧!”“哈哈,宗海不需向我等解释。 ”“这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见一众好友都在揶揄起来,林延潮笑了笑道:“好了,诸位休要取笑了,来进屋里说。

”此刻气候已冷,屋门前都挂着棉帘,众人一进入屋子,林延潮就让展进再多端个炭盆来,大家顿觉得外头的寒气消减了不少。 陈应龙打量了一番道:“宗海兄你这不甚宽敞,连个小楼都没有,何必屈就在此。

”一旁叶向高道:“陈兄有所不知,咱们南方地潮,故而都住楼上,但到了京师,北地天寒,故而要睡火坑。

”陈应龙这才恍然。 翁正春道:“话虽如此,但宗海,何不租个更好的屋子,或者是住客栈也是不错。

”林延潮给数人搬来几张锦杌后,道:“我辈读书人,当安贫乐道,刘禹锡不是说过,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此番诸位一来,更是有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了。

”众人都是笑着道:“宗海兄说的好。 ”当下几人都是脱去衣帽,将双手放到炭盆上烤手。

林材叹道:“秋闱后,咱们这一路北来,天愈发冷了,咱们坐船还未到了临清,运河即是封冻了,再进一步也是不等,故而我等都是转而陆行,紧赶慢赶这才抵达了京师。 幸亏没有误了考期啊!”陈应龙也是心有余悸地道:“是啊,运河封冻时,咱们就担心这个,听闻春闱是二月时,恐怕比这一日还冷,到时候恐怕不好考啊。 特别对于我们这些南方人来说。

”林延潮知这时正是小冰河期,天气寒冷,再想到一个多月后的会试,到时候该如何应对?这也是一个难题。

不过眼下林延潮先不管这么多,与展明吩咐道:“快吩咐掌柜,整治一桌好酒好菜,我要招待几位好友。 ”说完林延潮又与诸人说道:“京味味道重了些,咱们南人骤吃不管,不过所幸这会馆里的厨子。 烧得一手本地菜,口味正宗,大家离家万里,可以稍稍解馋了。

”众人听了都是抚掌道:“那是好啊,我终于知道宗海为何不肯换地方了,原来是在此满足口腹之欲啊!”当下展明下去让掌柜准备酒菜,众人彼此道别来之事。

林延潮打听几位好友消息,今年乡试除了叶向高。

陈应龙中举外,龚子楠。 陈一愚都是落榜。

另外文林社里还有两位秀才,也考上了举人。

至于其余几位好友,陈行贵院试取了第六,已是入府学求学,并参加今年乡试可惜落榜。

还有黄碧友,于轻舟都是三度院试落榜。 至今还是童生,见这么多人卡在了府试上,由此可知这一关确实难过。

不过林延潮听陈行贵进学,还是替他高兴了一番。

其中更令林延潮又惊又喜的,就是他的弟子徐火勃。 徐火勃参加今年童子试。 虽场场成绩不显,但却都是过关,入闽县县学,进学生员,还通过录遗,获得今年乡试资格,乡试七篇考完,差一点进入了副榜。

林延潮听着徐火勃考得如此好,觉得自己辛苦没有白费,也不枉费了他三年教导之功。 林材也是打趣道:“若是令徒今年乡试中举,少不得要与我们一并来赶考,到时你们师徒齐赴会试,又是一桩佳话。 ”林延潮笑着摇了摇头,他突是想起了自己老师林诚义,他此刻在北监求学,三年肆业,想必今年也是要与自己一并赴会试了吧。

至于另一位拜入自己门下弟子陶望龄,则是返回绍兴。 今年也是要参加绍兴童子试了。 虽说陶望龄功底比徐火勃更扎实,但绍兴可是科举强县,林延潮也不知他是否能脱颖而出。 众人说说聊聊,不久掌柜已是到了。 掌柜亲自带上几个伙计来张罗,各种拼盘,小菜,还有一锅古董羹。 所谓古董羹就是现在的火锅了,当时以食物投入热水时,发出的咕咚声所以才叫古董羹。

古董羹用的是白铁锅,锅中放好了炭,一旁都是刚刚片好了羊肉,鱼片,冻豆腐,还以一壶老家的青红酒,放在一旁小火炉里一热,顿时酒香四溢。 此刻外间寒风呼啸,飘雪不断。 骨头汤熬好的骨汤上咕嘟咕嘟地翻着白泡,众人都是用筷子夹了肉往里涮,涮完后蘸上酱料吃在嘴里,顿时身上的寒意尽消。 林材不由念起了白居易的诗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几人都是伸出大拇指齐道:“此诗应景。 ”大家这边吃着古董羹,那边掌柜的又将新煮好的鸡鸭鹅肉等热菜送上,众人边吃边聊,数人都是醉了。 林延潮枕在炕上读着家信。

林高著信上告之自己家里一切安好,虽自己赴京后,自己的故旧,乡里都是纷纷上门,说盼自己能连中三元。 但林高著信里说古往今来那么多解元,能连中三元的只有一人。

所以信中他让自己切不可因他人之言,背负上压力,好好读书就算是考上一个三甲进士回家,也足以光宗耀祖了。 就算是不中也没什么,解元一两次没考过会试的,也大有人在。 这是林高著的,另一封则是大伯的。 大伯告诉自己,林延寿在第n次参加县试考试后,终于以九十五名吊车尾的成绩过关。

为了庆贺林延寿过了县试,大伯这一次终于名正言顺地在家里大肆操办起来,庆祝了一番。 可惜大伯一家只是高兴了两个月,林延寿又毫无意外地在府试里落第。 林延潮见了不由好笑,还有一封则是林浅浅的。

林浅浅的信中,前面半篇都是些家长里短,柴米油盐的事,如家里进项多少,开销多少,人情往来等等很琐碎的事。

到了后面才是说一点别来思念,但说的都是很含蓄,唯有信末‘念君’二字透露了点心意。

林延潮见信后不由一笑,心底但觉一阵温馨。 至于最后一封则是自己老师林烃的。 (未完待续。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