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鉴赏

谈鲁迅《孤独者》之魏连殳的悲剧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鉴赏 > 现代诗歌时间2019-07-09 08:35 来源:本站

谈鲁迅《孤独者》之魏连殳的悲剧

  我和魏连殳相识一场,回想起来倒也别致,竟是以送殓始,以送殓终。 鲁迅先生开篇便来这么一句,我想定不是随笔而作。

  这注定是一出悲剧,魏连殳的悲剧,他是一个孤独者。 他不是在演戏,他在控诉。 他的人生被三个阶段划分,尽管他曾抗争过……  一.平淡闲静期  魏连殳是朵奇葩。 一,所学的是动物学,却到中学堂去做历史教员。

二,对人总是爱理不理的,却常喜欢管别人的闲事。

三,常说家庭应该破坏,一领薪水却一定立即寄给他的祖母。

四,全山村中,只有魏连殳是外出游学的学生。

五,没有家小。 此五奇使连殳成为人们茶余饭后重要的谈资,而且连殳总喜欢不按常理出牌,乡人们断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也基于此,本家人将他当外国人看待,村里人更认为他是异类。 未见其人,先闻其奇,更是平添了鲁迅先生对于魏连殳的好奇之心。

  这段时间的魏连殳,生活过得简单而闲适,而此时鲁迅却失业了,或许是孤独者更易接近失意之人,他们正式认识。

交往之中,鲁迅发现连殳很喜欢小孩,极有爱心,他给大良们买口琴,他把孩子们看得比性命还宝贵,甚至因为过度热爱而闹出了笑话,孩子的祖母虽然常以此为笑柄,但无疑是十分欣赏连殳的。

孩子总是好的,他们全是天真。

原来这个孤独者是外冷内热型,此正与鲁迅先生的风格不谋而合。

  二.困窘绝望期  做着历史教员的连殳,忽然就被校长给辞退了,生活质量自然要大打折扣。 别说接济祖母,连自己吃饭都成了问题,文人爱书如命,更何况是自己写的书。 但仅仅过了三个月,魏连殳也像当年的曹雪芹一样,沦落到卖作为生的地步了。

整个人的思想状态也跟着每况愈下,万般无奈之下,连殳不得不寄希望于鲁迅,因为我……我还得活几天……。 这回,连殳真的连输了。

  三.变异重生期  从连殳与鲁迅的最后一次见面一直到深冬。 这段时间是连殳的灭亡期,同时也是连殳的变异期和重生期。

现实的窘境磨平了连殳的棱角,也湮没了他内心的那份天真。

终于,在这场灵与肉的博弈中,他还是选择了后者。 这个织茧自闭的人变异了!重生了!尽管这更像是一出满含讽刺的喜剧,然而,是更深的悲剧。

  终于,他决定给鲁迅写一封六寸多长的信:  人生的变化多么迅速呵!这半年来,我几乎求乞了,实际,也可以算得已经求乞。 然而我还有所为,我愿意为此求乞,为此冻馁,为此,为此辛苦。 但灭亡是不愿意的。

  此刻,他还在矛盾,还在挣扎,还在拷问自己的,他愿意通过哪怕是求乞来过活。 而渐渐的,连殳开始变异了,当他觉得已经没有人愿意他活几天的时候,他就偏要为不愿意他活下去的人们而活。   我已经躬行我先前所憎恶,所反对的一切,拒斥我先前所崇仰,所主张的一切了。 我已经真的失败,然而我胜利了……我近来已经做了杜师长的顾问,而且每月就有八十元现洋的薪水。

  仅半年的时间,魏连殳完成了从生到死,再由死转生的涅槃。

可悲的是,这个独头茧没有走丑小虫变美丽蝴蝶的常规路线,他变成了一个恶魔。

  于是,这个恶魔将先前对于大良们祖母的老太太的称呼变成了老家伙。

对于别人送他的仙居术也是自己不吃而是摔在院子里叫道老家伙。

你去吃罢!先前见孩子们都低声下气的,自从交运之后,喜欢让孩子们装狗叫,或者磕响头。

要知道,曾经的魏连殳可是对孩子的天真有着宗教般虔诚的信仰。 现在呢他拿孩子们的天真作为取乐的玩物。

一次次的踩在脚下,蹂躏,戏弄,直至殆尽。

他不再尊老,更不再爱幼!文人的恪守与节操已经荡然无存,有的只是高高在上的气昂昂和凌辱他人带来的快感。   我们大概究竟不是一路的,那么,请你忘记我罢。

我从我的真心感谢你先前常替我筹划生计。 但是现在忘记我罢,我现在已经好了。   连殳究竟是好了还是坏了不言自明。   这人已被敌人诱杀了。

谁杀的呢谁也不知道。

  敌人是谁是魏连殳自己的性格还是社会的大环境  他就这样走了,只剩下了这封信,这封信是说明书,是绝交书,更是一个有躯无灵者给自己开的证明!魏连殳曾对鲁迅说:大人的坏脾气,在孩子们是没有的,后来的坏,如你平日所攻击的坏,那是环境教坏的,原来却并不坏。

不论连殳的这番话是总结还是辩驳,现在看来,有一点必须肯定,他自己预言了自己,因为他走的正是这条路。   如果说鲁迅在写《阿Q正传》时嘴在笑,心在滴血的话。 那么,在作《孤独者》时,他定是怅然若失的,阿Q是悲剧,魏连殳也是悲剧,鲁迅先生好像喜欢把人生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似的,让人们在阅读中遗憾,在遗憾中恸哭,在恸哭中反思,悲定思悲,或许这正是悲剧的意义吧!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魏连殳不是真的猛士,要活下去,他就必须得向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妥协,换一碗饭吃,仅仅是出卖灵魂而已,是啊!灵魂算个什么东西在饥肠辘辘面前,灵魂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它还没有一碗饭来得实在!  现在我们这些人对这个所谓的恶魔作些无关痛痒的笔伐,或许还会引经据典来一番自认技艺高超的冷嘲热讽。

然而,当未来的某天,我们的路走不下去时,是不是也会像魏连殳一样,为了那可爱而可憎的饭碗而卖掉自己向自己所厌恶的一切摇尾乞怜摸着自己的心,问问自己,我们是真的猛士吗不一定吧至少,我不敢作保证。

  幕落了,悲剧还在上演……。

回到顶部